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689、最後的知識競賽(第二更!!)

某美漫的超級玩家
小說推薦某美漫的超級玩家某美漫的超级玩家
等到了三月二十号的这一天,零七年的高校联盟知识竞赛也正式打响了。
但……
众多高校看着纽约中城高校披露出来的参赛名单,再一次的,感受到了那被支配的恐惧。
萌萌妖 小说
队长洛克·布劳顿。
副队长格温·史黛西。
队员……
单单是看队长与副队长,无数高校就已经面面相觑,感觉到了一阵阵的不科学了,甚至,有的高校校董已经直接打电话给到了中城高校,大骂中城高校的校董不讲规矩了。
这么说吧。
十二年级的学生,基本上是默认,不参与知识竞赛的。
明明大家都是第一次
原因有很多。
一部分是因为学生本身,到了十二年级,这个时候,基本上虽然还在高校,但,基本上已经算是脱离高校,开始为自己的大学生涯做最后的准备的。
另外一部分则是因为互相默认,十二年级的学生打十一年级的学生,总是有一种哥哥欺负弟弟的既视感来的。
不过……
其他高校的怒斥,在中城高校校董这边如同清风拂面一样,骂就骂呗,在怎么骂,也是无法阻止中城高校想要取得三连冠的雄心的。
比起一些根本不需要放在心上的谩骂,一个三连冠,能够带给中城高校的利益,是远远大于付出的。
在怒骂了中城高校足足一个月后,眼看着中城高校根本一点儿不受到影响,也随着预赛的打响,因为有的高校已经被淘汰了,所以,也渐渐没有继续痛骂的心思了。
等到了五月份的时候,谴责中城高校的声音基本没了。
无他。
认命了。
未知的世界 濡湿的淫乱图书管理员的秘密 シラナイセカイ 濡れた淫乱司书の秘め事
其他几个入围的高校,这一次,和去年一样,压根没有顶着冠军了,而是将目标瞄准了亚军,毕竟,有这两大学神,众人压根没有其他的心思了。
但……
众多高校还是达成了一致,明年,等到明年,给中城高校一个狠的,他们势必要让中城高校知道,破坏了规矩的人儿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不过?
这和洛克已经没有关系了。
『叮!』
『任务完成:“知识竞赛!”』
『任务奖励:“潜力点*50W”、“成就点*50W”』
『完成隐藏任务:“三连冠!”』
『任务奖励:“潜力点*50W”、“成就点*50W”』
『结算中!』
『状态更新!』
『当前版本:3.0!』
『姓名:“洛克·布劳顿!”』
『潜力点:“205W”』
『成就点:“205W”』
『称谓:“光之国主宰!”』
『领域:“光之国(世界级别)”』
『维度:“塞勒姆!”、“冥府!”』
『权柄:“能量!”、“死亡!!”』
『……』
在六月一号的这一天,等最后的加时赛铃声拉响了之后,洛克一边看着在自己视线之中,快速刷新的状态,一边微笑的起身,和来自密歇根州的参赛队伍的队长握了握手。
“恭喜!”
“谢谢。”
来自密歇根州高校的队长说道:“你很强,布劳顿同学,但,明年,冠军会是我的。”
洛克笑容不变:“那祝你好运!”
你别说明年了,哪怕是你连续十年包揽冠军,跟我有半毛钱的关系吗?
能影响我的只有奖励,没有荣誉!
洛克心中如是想着,在不远处格温的催促下,再一次和这位来自密歇根州的队长微笑的点了点头,说了一声再会,然后转身跑了过去。
不多时!
以洛克为首的团队,伴随着那端起来的奖杯,又是一张照片,和大满贯的奖杯,再一次的,被送入了中城高校的荣誉室当中了。
“结束了。”
一嫁三夫 墨涧空堂
卡恩环抱着双臂,看着展示柜中,那象征着三张,三连冠的照片,一阵唏嘘:“为什么,我有些儿不舍呢!”
几人哈哈大笑。
百里龍蝦 小說
旁边的贝蒂看去卡恩:“辛迪的预产期是什么时候来着。”
“六月十号吧,还有十天。”
“那你还不去医院?”
“坦白来说,不太想!”
卡恩如是的说着,然后,看着荣誉室中,那在他这句话说完,齐刷刷朝着他投递目光过来的女同学,连忙反应过来说道:“我是说,辛迪这些天,脾气,有那么一点儿暴躁。”
玛丽·简没好气的说道:“辛迪可是为你生孩子的。”
格温也是点了点头,看去卡恩:“你这样的思想不太对劲,卡恩。”
卡恩当即就愣住了,忍不住的将目光看去洛克和哈利。
洛克四十五度角抬头,压根没有打算掺和进去。
疯了吗。
不得不说,卡恩在某些时候,是一直很勇的,也不看看说话的环境,在这种女多男少的情况下,还敢说这么不太正确的话语。
哈利则是给了卡恩一個爱莫能助的表情。
没办法。
他最近正在和玛丽备孕中,原因,还是因为老奥斯本来着,自从上一次的酒会之后,老奥斯本已经算是全面交权了。
甚至,上个月,还列出了一份遗愿清单来着。
而在那份遗愿清单上,希望能在离开的时候,看到孙子出世,就在那份遗愿清单上。
这不……
哈利看到那份遗愿清单,还没有什么想法呢,玛丽·简那边就已经开始打算行动起来了,这一个月来,不是在备孕中就是在备孕的路上。
比起哈利,玛丽·简,更加的将这份遗愿清单放在心中。
所以。
这个时候,想要让哈利帮着卡恩说话,那回去之后,哈利感觉,自己会很危险。
卡恩见状,内心一阵无语,暗道一声,一点儿都不仗义,然后,连忙打着哈哈,看着腕表上的时间:“不和你们说了,我先去医院了。”
说完。
卡恩没等格温她们反应过来,立刻转身,直接选择了开溜。
几女看着落荒而逃的卡恩,面面相觑,然后,互相的笑了起来。
格温也是看了看时间,看去哈利:“哈利,你要去奥古塔维斯博士那边吗?”
哈利摇头道:“我约了生物能源部门的负责人,对了,奥古塔维斯博士那边的研究怎么样了?”
格温说道:“快了,忙活了这么久,我也要把重心放到实验室那边了。”
哈利哈哈笑道:“你不会正在造宇宙飞船吧。”
“不行吗?”
“……”
哈利看着格温脸上的微笑,然后,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洛克,哈哈的笑道:“行,奥斯本全力支持史黛西女士的研究,成功了之后,奥斯本也可以沾光不是吗。”
格温直接给了哈利一个白眼,然后,看去贝蒂等人:“你们呢?”
贝蒂叹了一口气:“学生会会长是个不管事的,会长秘书忙着要造宇宙飞船,我还能干嘛,只能我和嘉莉苦哈哈的帮忙整理出我们这一届的毕业纪念册啊。”
格温连忙拥抱了一下贝蒂:“辛苦你啦。”
贝蒂翻了一个白眼:“没有诚意!”
格温连忙加大筹码:“大餐怎么样?”
贝蒂这才眉开眼笑:“一言为定,那我可等着了。”
格温连连保证。
很快。
洛克和格温驱车离开了学校,朝着位于哈德逊大桥的奥克塔维斯博士的实验室开去。
坐在副驾驶上的格温正将昨天寄到家的密歇根大学的册子拿在手上翻看着。
过了一会儿。
格温合上手上密歇根大学的册子,看去专心开车的洛克:“话说,伱真的不考虑耶鲁吗?”
洛克眉毛一扬,看去格温:“这是要我们分居的节奏吗?”
格温微笑道:“当然不是,我是说,你去了耶鲁,应该更加方便一些,不是吗?”
洛克挑了挑眉。
这话……
“不用。”
洛克没有接格温这话中的试探,微笑的说道:“有你的地方,才是家!”
格温压根没有感动,毕竟,一句这样的情话,说一次,是感动,但说多了,那就麻木了,重新看向手上的册子道:“那就这么说定了,八月份,去密歇根大学那边?”
洛克嗯了一声。
现在零七年,明年就是零八年了。
换句话讲!
大幕开启之年了。
坦白来讲,能够在零八年之前,离开纽约,这对于洛克而言,一点儿都不算事情。
还是那句话。
洛克对掺和剧情没有什么太多的冲动,他的世界,他的故事才是主角来着,放着好端端的主角不做,上赶着跑去做配角?
除了脑子有坑之外,剩下来的,洛克想不到其他的解释了。
所以……
洛克念头急转之后,微笑的看去格温道:“租房还是买房?”
格温眨了眨眼睛:“你每到一个地方上学,都会买房子吗?”
不说还好,洛克这么一说,格温顿时想起了四年前,面前这个非主流孤儿是怎么带给她十足震惊外加震撼的。
这年头,孤儿能有这么豪横的吗?
洛克哈哈一笑:“不,我只是觉得,买房的性价比,远远高于租房罢了。”
毕竟房子租了,每个月给钱,到最后,房子还不是你的。
但买房子之后,住多久,房子还是你的。
洛克还是倾向于买房的。
不过……
格温听到这句话,摇了摇头:“你没看上个月经济报的文章吗,最近一段时间,经济都是走下行的,现在买房不太好的。”
“经济下行?”
“嗯。”
“这和我们有关系吗,我们有钱。”
“……”

都市言情小說 踏星 ptt-第三千五百七十三章 禮物分享

踏星
小說推薦踏星踏星
始祖看着陆隐:“你知道永恒会出手?”
陆隐摇头:“不确定,他如果不出手,我就只能用因果一道死拼了,面对御桑天,我们赢不了,却也不能输。”
始祖感慨:“如果给你时间,压过他御桑天是迟早的事,可惜,你出生的太晚了。”
陆隐看向远方:“我第一次希望永恒别死。”
始祖苦笑:“我也一样,他就是一根暗箭,时刻刺着御桑天。”
当前的唯一真神绝对不是御桑天对手,毕竟才借助灵种重生,然而一旦完全恢复,再加上浊宝灵种带来的变化,他的实力会如何,已经不能用天元宇宙的眼光看待了。
尽管不想承认,但陆隐与始祖都清楚,永恒,走在了他们前面。
永恒是唯一一个既属于天元宇宙,也属于灵化宇宙的强者。
不久后,磐石论道结束,三位苦厄境强者的死亡,成功让荒神踏入了始境。
荒神是三界六道之一,在曾经的天上宗时代就可以踏入始境,而后因为身体破碎沉眠,复活后到现在也这么久了,借助苦厄境强者感悟一朝踏入始境并不难。
斗胜天尊也闭关了,没有立刻踏入始境,却也不会太迟,等他出关,应该就能突破。
无疆之上多了数位始境强者。1
不算御桑天等绝顶高手,始境,已经算是宇宙的巅峰。
始境与渡苦厄差别也就在心境,有的人渡苦厄,实力甚至还会衰退。
所以只要踏入始境,规则不近身,就有挑战绝颠的资格。
尤其天元宇宙这批人,并没有在一统的修炼模式下成长,他们踏入始境更艰难,成功后的实力也必然更强。
始祖闭关了。
陆隐同样闭关。
说是闭关,其实就是疗伤。
无疆继续封闭,愚老也没有找来,磐石论道最后一战就好似没发生过一样。
不过对三十六域的影响是极大的,这个影响,会在很多年之后显出来。1
一见轻心霍少的挂名新妻 开心果儿

智空域,听闻无疆封闭,愚老脸色沉重。
教化没成功,这位陆桑天代表的依旧是天元宇宙,哪怕无上之极弟子的身份也无法让他心向灵化宇宙。
这也就罢了,他没想到天元宇宙真的可以对抗御桑天。
御桑天有多强大他深有体会,否则历史远超御桑天的智空域怎么会那么忌惮?任由暴岐在旁边都不敢阻拦,就因为御桑天的无敌强大,无人能对抗。
他甚至觉得七大桑天联手也不是御桑天对手。
之前无疆底气十足,他是不信的,之所以联合达成被动的条件,不过是明面上,那位陆桑天即便压过整个灵化宇宙, 只要御桑天存在一刻,他就只能被压在下面。
但刚刚的一战,不仅让他看到无疆的战力,也看到了他们的宁死不屈。
陆隐的目光让愚老看到了另一个他。
与此人合作,究竟是好是坏?
自己能看到,御桑天更能看到,他却依旧不对此人动手,看来此人是无上之极弟子的身份是绝对确定的。1
御桑天,陆桑天,做主的永远是无上之极,愚老站在荒芜的大地上,陷入沉思。

很快,三年时间过去,陆隐的伤势早已恢复,本来伤势就不严重。
始祖更是没怎么受伤,这三年内,他一直在研究九天之变。
在陆隐出关的时候,他就找来:“差不多了。”
陆隐目光一亮:“好,准备给御桑天一个惊喜。”
御桑天的九天之变让他不断变强,这门战技对所有人吸引力都很大,一旦练成,实力会提升很多。
与此同时,方寸之距,巨大的战舟朝着灵化宇宙而去,九仙拿着酒葫芦,醉生梦死的样子。
还有不到三年就回到灵化宇宙了,祭灵之日就在眼看,她要看到家乡了。
无皇走来,望向前方。
“怎么,急了?”九仙调侃。
无皇望着前方,眼中压抑着什么。
九仙喝了口酒:“如果这次祭灵之日,你能看到奇景,会不会挑战御桑天?”
无皇目光一闪,看向九仙:“你觉得我能挑战?”
王梓钧 小说
九仙嗤笑:“这不是你一直希望做的吗?能不能挑战我哪知道,御桑天的实力我又没底。”
无皇收回目光:“我也没底。”
“所以你让自己最大化抗揍?”九仙笑道。
无皇却很认真:“只要他打不死我,总有机会反杀。”
九仙赞叹:“厉害,肌肉男的脑回路果然不是常人可以理解的,估计也就是灭无皇那家伙能理解你,所以他不走这条路,反而擅长跑路,哈哈哈哈。”
无皇皱眉,想起灭无皇,他打心底里不爽。
不仅是这家伙与自己为敌,更是因为他玷污了兽形灵蜕的名声。
兽形灵蜕,自古以来都勇猛善战,偏偏这混蛋擅长跑路,打不过就跑,谁都追不上,修炼了兽形灵蜕引以为耻的咫尺天涯序列之法,而这门序列之法,也是他看灭无皇不爽的起因。
如果有机会一定宰了那家伙,耻辱。
“有战舟,远征意识宇宙的?”九仙看着前面,巨大的战舟在跳板作用力下朝着这边而来,很快就会擦肩而过。
无皇看着战舟:“应该不是远征意识宇宙,去炬火城的吧,这时候远征意识宇宙是找死。”
九仙想想也对。
他们都回来了,意识宇宙存在十三天象那种高手,灵化宇宙修炼者没他们保护,碰到就死。
两艘战舟擦肩而过。
无皇平静看去,看到了一张笑脸,好眼熟的笑脸,那么贱,这是?他呆愣。
九仙惊讶:“灭无皇?”
无皇呆呆望着那艘战舟掠过,傻眼了。
对面的战舟内,灭无皇咧嘴笑,对着无皇招手:“赶紧滚回去吧,老子给你留了礼物,礼物–”
战舟飞快掠过,眨眼消失,若非这份速度,也不可能十年跨过方寸之距。
无皇根本来不及出手,尽管他反应过来后很想出手毁了灭无皇的战舟。
灭无皇为什么离开灵化宇宙?他要做什么?
九仙迷茫:“这种时候他离开灵化宇宙做什么?”
无皇也懵了,刚刚灭无皇说的什么?
“他刚刚说?”
九仙想了想:“礼物?”
无皇眼睛眯起,充满杀意的盯向后方,这混账为什么离开灵化宇宙,礼物?一听就不是好东西,灵化宇宙发生了什么?
九仙幸灾乐祸:“他给你留了礼物,有意思,是什么呢?看来不简单呐,你猜他会不会就因为留下的礼物才溜的?”
“他怕你回去后追杀他到死。”
这话让无皇的心更沉了下去,如果真是这样,灭无皇那混蛋肯定做了什么。
无皇心情顿时不好了,脸色阴沉的返回船舱。
九仙大笑。2

两年时间又过去,这一日,斗胜天尊突破到了灵始境,无疆庆贺。
灵始境层次的斗胜天尊更加霸气张狂,金色光芒也更加夺目。
陆隐站在无疆船头,笑看着,如果此刻无疆回归天元宇宙,不知道会带去多大震撼。
可惜,归途遥遥无期。
“想什么呢?”木竺到来,带着笑意。
陆隐道:“想回家。”
木竺淡笑:“来了就别想那么多。”
陆隐看向木竺:“师姐,你想家吗?”1
木竺与师父木先生来自另一方宇宙,而那方宇宙,他们败了。
对于他们来说,那方宇宙才是家。
木竺呼出口气:“想,是个人都会想。”
“有人说修炼者忘却七情六欲,方才没有弱点,很多修炼者斩断尘缘,其实也是迫不得已,他们一次闭关,或许亲人都不在了。”
“然而问遍内心才能确定,人,怎么可能没有记挂的情感。”
陆隐点头:“是啊,总会有的。”
沉默片刻,木竺拍了拍陆隐肩膀:“小师弟,你有机会回家的,放心吧,师姐看好你。”
陆隐好奇:“师姐没什么没突破?”
木竺可不比三界六道活的短,当初还曾与木先生一起救过始祖,如今一点突破的迹象都没有。
木竺无奈:“在天元宇宙和灵化宇宙,我都突破不了,只能在自己那方宇宙突破。”1
“这是为什么?”陆隐不解。
木竺道:“我也不知道,这么多年习惯了。”
“师父的实力一直在衰退?”陆隐又问。
木竺点头:“是啊,衰退的厉害,可能永远都恢复不了了。”
“师父巅峰时期是什么实力?”陆隐好奇问。
这个问题他曾经也问过木先生,问过始祖,都得不到准确答案。
木先生的实力必然极强,强的可怕,凭寻古溯源截断岁月长河,固定蜃域,这种事即便是现在的陆隐都做不到,始祖也做不到,唯有木先生才可以做到。
木竺想了想:“具体实力我也不知道,反正比你们都强就对了。”1
“比御桑天呢?”陆隐问。
木竺摇头:“我又没跟御桑天交过手,那种层次,我看不出来。”
陆隐想想也对。
“对了。”木竺笑看向陆隐,随意道:“师父给那位永生境,带去了不可磨灭的创伤,不是因果链的创伤。”2
陆隐震撼:“你们那方宇宙的,永生境?”
木竺点头:“是啊,那个永生境想留下我们,师父硬生生带着我跑了,还给了一下子狠的,就这样。”说完,她走了。2

火熱都市小說 《我能查看人物屬性》-第二百四十一章 叫爸爸讀書

我能查看人物屬性
小說推薦我能查看人物屬性我能查看人物属性
“走吧,我们先回去。”
思索间,出了医院的夏旭与何庆重新上了商务车。
只是车辆起步前,他还是转头望了眼南雅医院的门诊楼。
脑控技术现在确实已经提起了他的兴趣。
而获取这种技术的机会,毋庸置疑肯定是要从段智毅手中入手,既然段智毅能私底下将其运用上那必然就掌握着完整的技术资料。
可是现在他缺少一个突破口。
如果整个事件不是剧情,那只能靠他自己想办法将段智毅揪出来。
就算真的是某个剧情的情节, 他也最起码要见到主角或者几個配角,获取到一些剧情信息才好参与其中。
“董莎莎在南雅医院应该是没错的,只是刚刚不在病房,或者说不在刚才的那间病房……”
不对等恋爱
夏旭最终还是将目光放在了董莎莎身上。
这是目前已知最明显的剧情人物,也是现在整个事件的中心,警方在监护她,段智毅想杀她, 假设有剧情主角的存在,必然也会与之产生交集。
刚刚在那间重症监护室里并没有看到董莎莎,那间病房大概只是警方放出去的诱饵。
不过董莎莎应该还是在南雅医院的,董长河一家被袭击之后必然要就近送医,南雅医院是离他们家最近的地点,孟博超查出来的医疗记录也做不了假。
他决定等晚上再过来一趟。
孟博超入侵医院监控并非难事,再加上他的身手,只是趁半夜潜入进去看一眼应该没什么问题。
其实找骆叔应该也行,以脑控技术配合武装无人机的作战方式其实已经算比较超前的高科技作战了,特殊部门完全有理由介入。
特殊部门介入的话来作为外勤的特战组肯定要过来,到时候不管是骆叔还是他之前在特战组众人那里积攒的面子和威望都足以获取一定便宜行事的权利了。
不过骆叔如今毕竟身在体制内, 一些小事上可以便宜行事一言而决,但很多大事上其实也是身不由己,更需要防范自身惹人诟病。
一旦特殊部门介入, 除特战组外必然还有情报组和管理层的视线投注过来,到时候他想弄点好处可就难了。
就如之前在德城,虽然最后剿灭了鑫源大厦地下的基地, 但里面的东西却全都被特殊部门当场接管封存。
如果那时候只有他自己参与,过程或许会波折一点, 但收获也绝对是丰厚的,最起码能将地下基地里的研究设备和样本搬回来一部分。
可特殊部门在场,他当时或许可以张口要上一些不起眼的小东西,但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张群他们也必然会很难做,稍微敏感和重要一点的更是想都别想。
就算能答应又能如何,人情是越用越薄的,就算关系再怎么亲近,一味地索求的话也迟早将惹人厌恶。
因此如非必要的话,这次云帆集团的事件夏旭其实不太想让特殊部门参与进来,最起码是别这么早参与进来。
当然,这恐怕只是他一厢情愿罢了,特殊部门参与进来应该是迟早的事情,他只是想尽可能的在此之前将段智毅揪出来,或者至少先不暴露在特殊部门的目光之下。
只要不是如同在德城时一样光明正大的与特殊部门一起行动,他就能多出不少的回旋余地,再不济骆叔也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板,到了。”
我的宝贝
思忖间, 何庆已经将车开到了咨询公司门口。
今天依旧是杨博文当班负责监视格里芬琼斯, 何庆留在公司处于半休息状态,然后被夏旭拉了壮丁。
不过咨询公司里现在倒不是没有人, 唐幼馨就坐在之前陆续添置的接待柜台上,柜台上还放着一台电脑与左右两侧堆叠得很高的书籍。
此刻她赫然正飞速翻阅着一本本书籍,而且翻阅的速度快到正常人都来不及看清上面的内容。
自从上次画着大饼将小白花升职为正式‘调查员’之后,都不用夏旭主动督促,她就自己专注的恶补起各种编程相关的知识,夏旭也以工作需要为由在咨询公司这里配置了一台高性能的电脑。
“都告诉你控释技术没出来之前不准乱用超脑药剂。”
夏旭走到旁若无人的唐幼馨身旁,在她的小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
“哎呀!”
小白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委屈巴巴的抱头防御:“敲脑袋会变笨的。”
“敲你脑袋最多疼一下,超脑药剂用多了才真的可能让你变成傻憨憨。”
夏旭没好气的将她手里的编程教材也同时夺走。
虽说理论上是长时间高负荷超频大脑才会导致大脑损伤,但超脑药剂的本质毕竟就是压榨大脑潜能,而脑子又是极度精密的东西,什么程度会造成伤害其实和薛定谔的猫一样玄学。
哪怕这种概率再低,如非必要的情况下夏旭也不想去赌,更不愿意身边的人去赌。
“我用水稀释了。”
唐幼馨弱弱的举起旁边的水杯。
夏旭眼睛一瞪“稀释了也不行,万一一口喝多了呢?”
“噢,好吧,那我不用了。”
唐幼馨乖巧的低下头。
但夏旭却似乎又听到了一声细弱蚊吟的嘀咕嘟囔:“反正也差不多看完了……”
“你说什么?”
夏旭眉头一挑,再次瞪眼。
“没有,你听错了。”
小白花闻言顿时神色一紧。
“小唐同学,你变皮了。”
夏旭眼神变得危险起来:“听说不乖的孩子打一顿就好了,伱说我该打你哪里好呢?打屁股怎么样?”
说着话,他的视线也在自上往下巡梭。
唐幼馨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自己的小屁股,弱弱的反驳:“都说了是打孩子了,你又不是我爸爸。”
“我觉得可以是。”
夏旭笑眯眯的道。
“嘶!老板,你们玩得这么花的么!”
“呃不对,我什么也没看到,什么也没听到。”
停好车刚走进来的何庆倒吸了口凉气,随即又反应过来,连连摆手,飞一般的逃离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