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小說 《不滅造化決》-第五十章蕭震霆看書

不滅造化決
小說推薦不滅造化決不灭造化决
乾天宗生死斗,随着穆云月的死亡真是拉下帷幕。
这一战,出乎了许多弟子的预料。
本以为陆泽只是天赋好,才勉强混成首席弟子。
可见陆泽竟在半炷香不到的时间,就将内门三大天骄,同内门真传弟子穆云月斩杀,
甚至还硬扛青龙法镜一击,都毫发无伤时,
众人才意识到,他们对陆泽的实力认知,是多么浅薄!
此时的陆泽,绝对有实力担任宗门的首席弟子!
“拜见师兄!”
当陆泽沉着脸,从解去屏障的高台下来时。
无数内外门弟子,甚至是远处山峰阁楼中,本正坐观虎斗的真传弟子,
都齐齐起身,朝陆泽拱手作揖。
一些道传弟子,更是放下自身的骄傲,从太师椅上站起,向陆泽所在的方向微微颔首,以示敬重。
这一刻,陆泽的实力和地位,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
“站住!”
但就在陆泽走下擂台,欲要从人群中离去之时。
一道犹如惊雷般的咆哮声,陡然响起。
“哗!”
天地之间传来一道凌厉的破空声。
一股宛若盖世无双的强大气息,自远方山峰阁楼破空而来,速度快到至极!
仿若闪电那般,少顷间就来到陆泽上空。
一股恐怖的气势,从天而降,犹如狂风袭来,吹拂得众人衣袍猎猎作响,令众人心头无不凛然。
“拜见圣子!”
亲爱的妖怪们
众人抬头一望,只见一名白衣胜雪,俊朗无双的青年,凌空而立,居高临下。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萧震霆。
萧震霆眼神冰冷无比,犹如万古寒霜,仿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令人心底生出无尽寒意。
无数弟子纷纷弯腰拱手,连忙施礼,生怕怠慢!
“陆泽,把本圣子的法宝还来!”
但萧震霆却无视了众人,目光冰冷地俯视着陆泽,用一种极为霸道的语气命令道。
“法宝?萧师兄,你说什么法宝?为何我不知道!”
陆泽对这道貌岸然的乾天宗圣子没什么好感。
听到他的言语,直接装傻反问道。
“还敢装蒜?”
“青龙法镜是我的法宝!”
“识相的话,乖乖把它还我,不然本圣子就亲自动手来取!”
萧震霆见陆泽装傻充愣,眉宇之间杀意萦绕,冷冷地说道。
越来越强的气势从他身上席卷而出,掺夹着浓浓的杀意。
但他的周身,却多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超尘之意。
“蜕凡境?”
陆泽察觉到萧震霆身上的气势变化,神情微微一凝,眸中闪过一丝惊色。
这萧震霆竟然突破了真玄,踏入了蜕凡境界!
不过惊讶只是持续刹那,陆泽很快就露出一丝冷笑:
“萧师兄可真会说笑,您的青龙法镜不见了,就去找好了,为何来找我?”
“而且您最后那句话是威胁我吗?”
“呵呵,您若是喜欢威胁,那就威胁好了,到时候被长老知道了,我们看看谁更难堪!”
陆泽清楚,萧震霆所说的青龙法镜,必然是之前穆云月拿出的法宝。
因穆云月惨死擂台,她和姜海三人的器物,都被陆泽收走。
其中就包括那件青龙法镜!
不过陆泽是不会将那法宝让出去的,这是他的战利品。
若拿出去卖,至少可以卖到一百万块灵石。
整整一百万灵石呀,他怎么会傻到白白交出去?
尽管他现在实力不如萧震霆,可身份地位摆在这里,一旦撕破颜面,萧震霆也必然讨不得好!
“哼,不识好歹!”
萧震霆见陆泽竟然如此不识抬举,顿时勃然大怒。
随着一声怒喝,一股极为狂暴的威势,从他体内席卷而出。
一道道锋锐的剑光,在他四肢百骸浮现,在其身后半空之中,交织成一片密集的剑阵。
一念成阵!
这是蜕凡境强者,亦或者四品精神士修士,才有的手段!
蜕凡境强者的强大,在萧震霆身上展露无遗。
剑阵凝于半空,尚未催发。
但在天地间纵横的剑气纵横,已令虚空颤抖。
也令下方弟子犹如鸟兽般一哄而散。
被剑阵锁定住的陆泽,心中更是危机横生。
剑阵出现之后,萧震霆身上的压迫感,比起陆泽在落天河下承受的压力还要强大十余倍。
天上帝一 小说
令陆泽不由感到一阵窒息,身上似有万钧巨石迎头压下,完全动弹不得。
脚下大地更是“咔嚓”作响,裂痕遍布,地面寸寸龟裂……
整个人,似要被强压碾成一片血肉!
但这时,造化不灭经自主运转,快若惊鸿,凭空生出一股暖流,令陆泽身上压力少了大半。
同时间,他脑海中的魂丹亦在旋转,魂力竟在迅速增加,令陆泽头清目明,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痛快!
肉身和灵魂同时升起的力量,令陆泽周身一颤,迅速触及了体内某个瓶颈!
那个瓶颈,是真玄境屏障!
“我要突破了?”
突如其来的变故,令陆泽吃了一惊。
万万没想到,在萧震霆的强威之下,自己反而误打误撞,竟有突破趋势。
半空中,萧震霆身负剑阵,长发随风飘扬,眉宇之间透着凌厉的杀意,犹如九天之上的无上剑仙,向陆泽睥睨道:
“陆泽,本圣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识相的话,乖乖把我的法宝交出来,不然你必将死无全尸!”
在他眼里,陆泽就是一个渺小的蝼蚁。
若非这蝼蚁身上挂了一个“首席弟子”的虚名,萧震霆哪会和他扯这么多,早就将他杀了。
“呵呵,想要法宝?”
“好呀,若你能依靠自身的威势,让我乖乖跪下,我就将法宝拱手相送!”
“若做不到,你就给我滚!”
下方,陆泽满脸“痛苦”地站着,两腿“瑟瑟颤抖”,似乎下一刻就要坚持不住倒在地上。
可他仍“倔强”地咬着牙,梗着脖子,向萧震霆发出挑衅的笑。
“这,这陆泽疯了吗?”
“都这样了,竟然还敢挑衅萧师兄,他是不要命了吗?”
“再这样下去,萧师兄可能真的会杀死他的!”
…………
逃至远处的弟子看见这一幕,吓得浑身一僵,脸上露出几分骇然。
这陆泽疯了吧?
看他那个这个样子,摆明了已是强弩之末,竟然还敢挑衅萧震霆。
真是不要命了!
“让你跪下后,再把东西给我?”
“真是有意思,既然你这么喜欢跪,那你就乖乖给本圣子跪下吧!”
萧震霆在乾天宗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听到这么“贱”的要求。
既然陆泽要求,那他正好可以顺势成全。
反正他也担心将陆泽杀死了,长老和宗主那边不好交代!
“轰!”
其身后的剑阵迅速运转,弥漫在天地间的剑气,以及萧震霆身上逸散出来的威压,在顷刻间暴涨十来倍,仿佛一座巍峨的高山镇压而下。
空气似是沸腾,发出一连串爆鸣之音。
整座竞技场变得支离破碎,天地间不仅充斥着萧震霆强大的威压,还弥漫着强大的剑气。
如此恐怖的环境,哪怕真玄境九重强者都承受不住。
只需刹那,就会倒在地上,再也起不来!
在这股强大的压迫之下,陆泽身子“抖”得更是厉害。
源源不绝的灵气,自他肉身、丹田、骨骼,甚至血液中涌出。
魂丹转动得愈加恐怖,泥质的弹丸浮现层层雾气,从中隐隐传出低沉的咆哮。
这一刻,陆泽清晰感受到,他的修为瓶颈正在松动。
若萧震霆的身上的威压再强一些,他必能突破,甚至连魂丹都会得到升华。
“萧震霆,你就只有这点本事吗?继续呀!”
想到这里,陆泽一边努力让自己抖得更厉害,做出一副摇摇欲坠,随时都会倒的样子,一边继续挑衅着萧震霆。
“这是你自找的!”
萧震霆闻言,面色沉得更是厉害,眸中杀意,也越来越冰冷。
陆泽的修为不过先天境九重,竟能在他剑阵加持的威压下坚持这么久,已令他感到深深的危机感。
此人不取,他日必将将其取而代之!
既然陆泽一心求死,那自己也正好借此灭了他!
“够了,萧震霆!”
但就当萧震霆要倾尽全身力量,以威压灭杀陆泽之时,一道娇叱声骤然响起。
而随着娇叱声响起的,还有一道凌厉的破啸声。
“哗!”
只见一把血色长枪破空而来,携着刺穿天际般的锐利劲风,直接击在了萧震霆剑阵上。
“砰!”
剑阵应声崩碎,萧震霆身上强大的压迫亦陡然断灭。
“柳依儿,你什么意思?”
剑阵被破,萧震霆脸色陡然难看,愤怒地转首喝道。
身穿黑色劲装的柳依儿,正迈步而来。
手中扛着先前的血色长枪,英姿飒爽。
她边走,边睨视着萧震霆,冷冷地道:
“萧震霆,生死斗的规矩,是输家的宝贝,都尽归胜者!”
“你现在以大欺小,算什么男人?”
“如果你真的忍不住想要比,本姑娘陪你!”
“不然,就给本姑娘……”
“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