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起點-第二千零二十一章閲讀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热门推荐:
水草丰美的地方,总少不了牧民的蒙古包。
因为察哈尔部这支五六千人的大军出现,方圆百里的牧民先一步带着家人和家中的牛羊离开了这片草原。
“将军,发现了虎字旗的大军。”一名浑身是血的蒙古甲士来到蒙古包中。
蒙古包里面的一个大胡子蒙古人眉头一皱,问道:“来了多少?距离大军还有多远?”
“六七千人,全是步卒,大约有三十多里, 不过对方派出了不少哨骑,属下等人冒死才探查清楚敌人的规模。”蒙古甲士回答道。
大胡子蒙古人点点头。
送信的蒙古甲士很快被带走治伤。
大胡子蒙古人是呼图克图身边的甲士统领,也是这支察哈尔部大军的主将。
“虎字旗都是步卒,人数和咱们差不多,这一仗你们看怎么打?”大胡子蒙古人苏牙尔问向蒙古包内的其他几个台吉和千夫长。
其中一个叫察克台的台吉率先开口说道:“不过就是几千步卒,咱们蒙古勇士难道还怕他们不成, 这里是草原,没有城墙给他们做依仗。”
“也不能这么说。”另一位台吉呼图恪说道:“虎字旗的步卒和明军的不同,他们实力不弱,不然虎字旗的车队这些年早就被抢了不知道多少回了。”
遭到反驳的察克台哼了一声,道:“那是咱们察哈尔部的勇士没有出手,不然哪里有虎字旗的今天。”
虎字旗车队来往草原的时候,遭遇过不少马匪的劫掠。
其中有真马匪,也有蒙古人装扮的马匪,不过这些马匪没有一家成功后,草原上的几个有实力的大部落息了劫掠虎字旗商队的念头。
死伤太多,就算抢了车队的货物,对这些大部落来说也得不偿失。
“当年科尔沁部和大金不是没有打过虎字旗车队的主意,最后什么结果你又不是不清楚。”呼图恪说道。
察克台不屑的撇了撇嘴,道:“科尔沁部算什么,要不是有大金撑腰,咱们察哈尔早就把他们收拾了。”
“就算科尔沁不行,可你别忘了,以前大汗也派人对付过虎字旗, 后来不也是没讨到好处。”呼图恪提醒道。
早在虎字旗占领土默特部不久,察哈尔打着为土默特部首领卜石兔复仇的名义,对虎字旗用过兵。
察克台说道:“上次的事情我清楚,虎字旗的人是依仗墩堡才守住,如今虎字旗的这些步卒可都在草原上,没有墩堡可以依靠,难道咱们蒙古人的骑兵还怕收拾不了虎字旗这几千步卒。”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了起来。
作为主将的苏牙尔开口说道:“行了,都别争了,原本咱们就奉大汗的命令来对付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兵马,眼下对方既然主动出兵过来,谁要是再想着就这么回去,就算我不会把你们怎么样,大汗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说着,他目光看向呼图恪。
一直喧嚷虎字旗强大的就是他。
呼图恪注意到苏牙尔看向自己的目光,为自己辩解道:“我没有说要退回去,只是希望多获取一些敌人的消息,用明国人的话说,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咱们的探哨已经说的很清楚了,大军的前面只有五六千步卒。”察克台在一旁插了一句话。
主将苏牙尔道:“呼图恪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会派出更多的探哨在四周, 弄清楚眼前这支虎字旗大军的规模, 周围有没有他们的援军。”
“虎字旗大军已经到了眼皮子底下了, 再派探哨去四周查探情况, 会不会太耽误时间了。
”察克台皱着眉头说。
“耿千户,满图大人命令你快些杀出去。”被满图派过来的一名旗兵来给耿千户带来满图的命令。
耿千户看着眼前正白旗的旗兵,面带讨好的说道:“还请转告满图大人,末将这就带兵杀出大营。”
“你最好快一点,满图大人的耐心有限。”旗兵居高临下的警告一句,便转身离开。
耿千户一直用目光送那名旗兵走远,才收回了目光。
他看向身边的汉军,高声说道:“弟兄们,想要活命就随我一起杀出去,谁要敢临阵退缩,就算我不动你们,那些旗兵们也不会放过你们。”
“我们听将军的,杀出去。”
“对,一起杀出去。”
几个被耿千户安排在人群中的汉军纷纷叫嚷起来。
不少汉军顿时被蛊惑的热血上头,开始叫嚷着杀出大营。
耿千户见士气可用,当即高举手中兵刃,大声喊道:“兄弟们, 随我杀!”
说完,他一马当前,朝营门冲杀出去。
杀!
几百汉军在各自旗哨和小旗的带领下,一路冲出大营,杀向营外的虎字旗兵马。
王牌阴差
“这个汉将看来还是有些本领。”满图看着一群不要命的汉军冲出了大营,满意的点点头,旋即对身边的几个手下说道,“带上人,随我跟上去。”
汉军能否杀退营外的敌人他根本不在意。
这些汉军本就是他用来消耗敌人的力量,他和余下的旗兵才有机会趁着敌人被汉军吸引了大部分注意力的机会,一举杀到敌人中间去。
只要敌人无法发挥出火器的威力,他有信心用刀枪杀光营外的尼堪。
只要能够冲到尼堪的跟前,他相信最后的胜利属于大金。
汉军一出大营,立刻成了炮击的目标。
不过,虎字旗带来的大炮不多,对汉军的伤害有限。
即便如此,汉军几次都差点溃败,只不过被后面跟上来的八旗兵制止住想要溃逃的汉军,逼迫汉军继续向前冲杀。
死也要这些汉军死在为后面跟来的八旗兵挡死的路上。
汉军死伤越来越多,但距离虎字旗摆出来的阵线也越来越近,甚至已经不足百步。
可剩下的汉军还有四五百人,死伤在炮口下的汉军顶多只有几十人,连一百人都不到。
跟在汉军后面的满图面露喜色。
眼见自己的布置就要成功,嘴角朝上勾起,已经开始幻想着八旗兵在尼堪军中大杀特杀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