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一一七九章 兵臨城下鑒賞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唐长庚微眯着眼睛,面色平静地盯着前方那巍峨的皇城,但情绪却是异常复杂。
作为京都九门卫署的将军,他不但熟悉京城九门,对皇城的城门同样熟悉,知道如果城门紧闭,即使五千兵马尽数集结于丹凤门外,面对如此坚固厚重的城墙,冲上一年也不可能杀进皇城。
他当然知道,大唐立国至今,自己是第一位领兵杀到皇城的大唐将领。
他当然更加明白,当他将刀锋指向皇城的那一刹那,就回不了头。
能够镇守京都九门,统帅京都卫戍军,唐长庚当然不是仅仅依靠国相的提携,他的才干和智慧也足以让他在这个位置上胜任多年。
国相真正的心思,别人不知,他却是一清二楚。
对于夏侯家来说,圣人的安危确实关乎到夏侯家的兴衰,圣人三个月不曾露面,作为圣人的亲兄长,当朝首辅都不能知道圣人目前的情况,这当然是一件匪夷所思同时也是极其严峻的事情。
无论宫中发生什么变故,无论圣人现在生死如何,夏侯家都不可能等下去。
道理很简单,一旦公主殿下得到了传位诏书,夏侯家将迎来灭顶之灾。
当今圣人是如何上位,国相自然是一清二楚,他当然知道麝月公主一旦重演当年的一幕,夏侯家立时就将陷入绝境,即使到时候夏侯家依然可以起兵,但到了那时一切都已经太迟,因为麝月公主不但拥有传位诏书,亦有正统的大唐血脉,公主一道旨意,就足以将夏侯家打为叛逆,没有了当今圣人的护佑,夏侯家根本无力与整个大唐为敌。
所以国相没有时间再等下去,必须先下手为强。
如果攻破皇城,圣人安然无恙,夏侯家就是护驾有功,势力自然更是无人可以抵挡。
若是一切如国相所猜测,圣人身陷绝境,甚至已经薨逝,那么国相却可以趁机血洗皇宫,甚至造成公主死于乱军之中,到时候控制京都,由谁坐上皇位,自然是由夏侯家说了算。
对国相来说,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唐长庚猜不到最终是怎样的局面,甚至自己会是怎样的下场他也无法预料,他只知道,自己根本无法违抗夏侯家的命令,也同样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然而时局已经容不得他想太多。
比起让宫中那股势力成事,唐长庚当然希望夏侯家最后能够胜利,毕竟自己到时候是功臣,夏侯家如果要收揽人心,时候当然不会亏待自己。
武-卫军兵分四路,北面的重玄门守军最为薄弱,所以调配到重玄门那边的兵力也是最少,五千兵马,唐长庚亲率两千兵马直接来到丹凤门,不过他从一开始就清楚,这点兵马,根本不可能对皇城造成什么威胁,同样也不会给龙鳞禁卫带来任何的震慑,唯一的指望,就只能是驻守在京郊的神策军。
他也相信神策军能够如约在天亮之前抵达,为此他已经下令京都各门,只要城外出现的兵马打出正确的暗号,就可以放他们入城。
神策军一旦及时增援过来,那么围城的兵马就十倍于守军,即使龙鳞禁卫骁勇善战,但武-卫军和神策军同样也不是吃素的,到时候以霸道之势给予守军震慑,务必要压的皇城的兵马投降而出。
他知道这场交锋必须速战速决,不能拖延。
大唐早已经不复鼎盛时的荣光,强敌环伺,即使在大唐境内,诸多地方势力也是蠢蠢欲动,一旦围城之战陷入僵持,消息向天下传扬,势必天下震动,到时候这天下将是一个怎样的结果,唐长庚都无法想象。
两千武-卫军已经兵临丹凤门下,列成队形,广场虽然空旷,但居高俯瞰,两千兵马也是密密麻麻如同蚂蚁。
唐长庚抬起手,示意兵马停下,随即做了个手势,前排不到两百名骑兵立刻翻身下马,牵着马缰绳,按住佩刀,随即听得唐长庚沉声道:“盾!”
骑兵后方的盾牌兵井然有序地从战马的缝隙中穿过,迅速上前,手执巨盾,眨眼之间,已经组成了一道宛若铜墙铁壁般的盾墙。
全军只有唐长庚一人骑在战马上,仰首望着城头,看到城头的禁卫军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就像往常一样,几步一岗,似乎城下根本没有人。
龙鳞禁卫的冷静,却是让唐长庚心中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不过迅即又想到,三千禁军都是经过重重筛选出来,不但勇悍过人,心理素质也比普通兵士要强得多,他们据城而守,巍峨的城墙就是他们最好的防护,面对区区两千多武-卫军,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慌乱。
夜风吹过,城头之上终于缓缓出现几道身影。
居中一人身材高大,着甲戴盔,披着黑色的披风,居高临下俯瞰着丹凤门外的武-卫军,片刻之后,才终于道:“唐长庚,你是要谋反吗?”
九门卫署武-卫将军唐长庚当然认识澹台悬夜,也当然能够听出他的声音。
“澹台统领,圣人有难,你可知晓?”唐长庚单刀直入:“数日前禁门之变,宫内太监殴打群臣,你手下的禁军视若无睹,你可知晓?”
澹台悬夜俊朗的面庞在夜色之中棱角分明,神色平静,一双眼眸却是波澜不惊,并无回答唐长庚所问,再次问道:“本将问你,你领兵逼近皇城,是否要谋反?”
他的声音并不大,但却偏偏能让人听得一清二楚,开口之时,空气中似乎还隐隐散发着嗡嗡之音。
唐长庚脸色微变,心下骇然。
他当然知道,能够将声音如此清晰地传下来,澹台悬夜的内功修为自然不低,他也知道澹台悬夜本就是一位高手,但空气中的那种嗡嗡之音,分明在显示着澹台悬夜的修为远超出自己所料。
好强的修为!
“澹台悬夜,本将倒要问你,宫中变故,你可有参与?”唐长庚本就是铁血军人,虽然一度对澹台悬夜心中钦佩,但却绝对不会畏惧此人,冷声道:“为何坐视太监作乱而不顾?”
澹台悬夜却是抬起头,望向夜空。
妃不从夫:休掉妖孽王爷 千苒君笑
片刻之后,澹台悬夜才看向唐长庚道:“唐将军,你也算是我大唐武将之中为数不多的智勇双全之辈,本将不想眼睁睁看你误入歧途。你现在下马请罪,本将可以力保你安然无恙,否则你无法承担后果。”
“澹台统领,你的武勇,我也很是钦佩。”唐长庚正色道:“天子三月不临朝,朝野震动,你若是大唐忠臣,就该弄清楚这一切真相。你若没有参与宫中太监的叛乱,就该立刻面见圣人,请圣人传诏登朝,只要圣人临朝,朝野的震动立刻就会烟消云散。”按住腰间佩戴,冷声道:“可是你若置江山社稷于不顾,我们就只能刀兵相见。”
澹台悬夜平静道:“你做事素来谨慎小心,否则也无法胜任九门卫署武-卫将军之职。调动武-卫军,围困皇城,此等大逆不道之行,以你的性情,绝不会自作主张。”抬起一只手,搭在城垛上,问道:“你是受何人指使?”
“勤王护驾,这是每一位大唐臣子应尽的职责。”唐长庚叹道:“澹台悬夜,圣人待你隆恩浩荡,你的忠诚究竟在哪里?打开城门,我们一同去见圣人,只要见到圣人安然无恙,我自然会向圣人请罪,任由处置。”
ガルパ活动日志
“守卫皇城,便是本将的忠诚。”澹台悬夜道:“放眼京都,能让唐将军铤而走险,不顾性命领兵兵临皇城之下,这样的人并不多。国相什么时候过来?”
唐长庚皱起眉头。
“即使武-卫军尽数调集过来,也绝无可能攻破皇城。”澹台悬夜声音缓慢,带着一丝丝嘶哑:“国相老成持重,若无十足把握,自然不会大动干戈。”抬头望向笼罩在夜色之中长长的朱雀大街,似乎要穿过夜空,望向京都城外,平静道:“如果不出意外,神策军现在应该已经在进京的路上。”
唐长庚眼角跳动,不过也并不显得如何惊讶。
毕竟他是聪明人,也知道澹台悬夜同样是聪明人。
澹台悬夜知道武-卫军兵力不足,猜到神策军会进京增援,这其实也并非稀罕事,以澹台悬夜的智慧,能想到这一点其实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武-卫军叛了,神策军也被拖下水。”澹台悬夜摇摇头,轻叹道:“国相这是要让多少人死无葬身之地?左大将军忠心耿耿,没有虎符,绝不可能领兵进京,所以你们害死了左大将军,夺取了兵权,仅此一事,就有无数人要人头落地了。”
唐长庚神色凝重,心想澹台悬夜为何会如此肯定左旋机会被杀?
杀害神策军大将军,这当然是大罪,而且国相真的派人去神策军营杀将夺权,恐怕会适得其反,非但不能调动兵马,反倒有可能会引起神策军不少将士的愤怒,甚至因此发生兵变。
国相行事沉稳,绝不至于如此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