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549、軟肋推薦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朕又不想当皇帝
他的马车刚到驿馆门口,就得到了土人副使马科被廷卫抓捕的消息。
陈敬之瞪着眼问眼前的差役,“这又是因为什么?”
他事前居然一无所知。
差役摇头道,“小的也不知道具体的,只是听说好像是因为什么泄密罪。”
陈敬之皱眉道,“达格那个老东西呢?”
差役道,“在驿馆里面急的团团转, 正到处找大人您呢。”
陈敬之果断的道,“不见,给我拦住了。”
差役为难的道,“大人,这土人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非要去找你怎么办?
小的也不能硬拦着吧?”
陈敬之没好气的道, “不管他怎么问,你都说我外出公干了,不在安康城。”
“…….”
差役不解的道,“大人,咱就真的不管?”
陈敬之冷哼道,“廷卫抓的人,本官能有什么办法?
别搞不好,本官还得惹一身骚。”
差役讪笑道,“万一……”
陈敬之打断道,“能有什么万一?
本官苦口婆心,跟他们说了那么多,他们还是这么不上路,如今连和王爷都不待见他们了。
虽然是番国使臣, 可随便他们告, 他们又耐本官如何?”
差役恍然大悟道, “大人英明。”
陈敬之捋着胡须不屑的道, “搓熟的汤圆罢了,谅他们也翻不出什么浪花。”
说着放下轿帘,吩咐马夫掉转马头。
这驿馆是不能再去了。
正坐在马车上闭目养神, 马车却陡然骤停,惯性使然, 差点撞出车厢,正要大骂之时,却听见了一个很熟悉的声音。
他正了正管帽,把头伸出轿子,看到了廷卫的方皮,正骑着一匹高头大马,带着两个小旗,拦在路中央。
“陈大人,你这是不认识我了?”
“不敢,不敢,”
陈敬之站在马车上,恭恭敬敬的施礼道,“原来是镇抚使大人,不知道大人有何指教?”
论品级,他这個鸿胪寺卿跟光禄寺卿、太仆寺卿、都转运盐使、留守司指挥同知、宣慰等官职一样,是个从三品,九卿之一。
而方皮这个镇抚使只是个从四品, 想跟自己平起平坐至少得做到指挥同知。
但是,没办法, 人家是廷卫的!
在朝野属于不能轻易招惹的对象!
自己这个三品大员见着了该客气还是要客气。
再说,这年头还是要看后台的。
人家的后台比自己硬,比不了,没法比。
没办法!
方皮笑着道,“指教谈不上,只是跟大人知会一声,这些土人在我梁国目无法纪,肆意妄行,大人可要给看牢了。”
陈敬之犹豫了一下道,“不知大人可否透漏一二,本官心里也好有个数?”
“我话说完了,这就告辞了。”
方皮说完,拉起缰绳,径直越过马车而去。
“哼,狗东西。”
陈敬之忍不住恨声骂了句。
太阳毒辣。
树头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林逸躺在椅子上,感受不到空气中的一点风,好像处在一个巨大的蒸笼里,到处都弥漫着灼热的气息。
林逸踢了一脚睡在他脚背上的大黄狗,然后看了一眼正在抱着他闺女不肯撒手的长公主。
长公主一边逗弄着孩子,一边笑着道,“长的倒是挺像你的。”
林逸对着紫霞道,“郡主困了,带她去午睡。”
“你不放心本宫?”
长公主嘴上虽然有不满,但是还把孩子送到了紫霞的手里。
“我当然不放心你。”
林逸很是诚恳的道。
毕竟眼前这个女人可是立志要让林家死光光的狠人!
长公主得意的道,“本宫这算不算找不到伱的软肋了?”
“她们是我的软肋,我也是她们的盔甲,”
林逸打着哈欠道,“姑姑,你这种表现,我实在不放心啊,你呢,还是进宫住吧。”
“哦?”
长公主诧异的道,“你就不再努力一下?
你继续与本宫朝夕相处,万一本宫与你处出了感情,会把金库的位置告诉你呢?”
“大白天的,侄儿可不敢做这个梦,”
林逸瘪瘪嘴道,“姑姑,你也莫把我当做了傻子,我想知道的时候,自然就是你开口的时候。”
长公主道,“如果我不开口呢,你还准备用强?”
“姑姑,侄儿可不是那样的人,”
林逸摇头道,“我不敢对你用强,可是不敢保证不会对你在乎的人用强。”
长公主冷冷道,“本宫在这世上孑然一身,了无牵挂,还有什么人能值得我在乎?”
林逸笑着道,“姑姑,你与我说实话,你这一次,真的只去了西荒吗?
你莫非没有见过什么人?”
长公主的眼神一下子就变了,盯着林逸道,“你想说什么?”
林逸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全然不顾长公主越发凌厉的眼神,依然淡淡道,“当年公主府遭遇不测之时,姑姑与唐缺虽然都不是大宗师,可早已入九品。
我知道,这九品还是很厉害的。
曾几何,这聂友道还只是刚入九品,一人一剑就杀出了安康城。
你与唐缺,两人都是九品,难道保护不了一个孩子吗?
我不信。”
“胡说八道!”
长公主脸色陡然大变。
“姑姑,我非常好奇,你明明可以不回来的,明明可以和我那老表安享晚年的,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长公主的儿子,他老表,居然活的好好地。
当林逸从潘多的嘴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长公主对德隆皇帝,对林家子嗣的滔天恨意,他当初是亲身感受过得。
难道人生如戏,全是演技?
“我确实小瞧了你,”
长公主恨声道,“你要如何?”
林逸缓缓走向长公主,笑着道,“姑姑我们做个交易吧,告诉我金库的位置,告诉我你的心愿,我帮你达成。”
长公主寒声道,“只要你父皇一日还活着,我孩儿就一日见不得光。”
林逸皱眉。
这是让他搞死他老子?
“如今是侄儿执掌朝纲,姑姑还信不过侄儿吗?”
“哼,”
长公主冷冷的道,“如果我孩儿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让你偿命。”
林逸叹气道,“姑姑误会了,那是我表哥,我怎么会害他呢,他如今依然在代州生活的好好地,没有人去打扰他。”
“我说过了,只要你父皇还在一日,我就一日不会把金库的位置告诉你,”
长公主昂头道,“送我入宫吧。”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望着她的背影,林逸脸都黑了。
就真的不顾她儿子的生死了?
还是因为笃定自己不敢杀人?
长公主回宫,朝野震惊不已。
“她回来了,居然真的回来了,”
德隆皇帝坐在麒麟宫中,把手中的瓷碗捏的粉碎,“朕要见她。”
虽然他已经没有了权利。
但是这股气势,依然把站在他对面的何连吓得浑身发抖,半晌后才颤声道,“是。”
和王爷早就吩咐过了,圣上要见长公主不得阻拦。
“每个朝代,不管死多少人,更迭之后几乎都是一样的制度,只不过坐在椅子上的是不同的人而已,然后重新分配利益,”
林逸站在麒麟宫的台阶上,自顾自的道,“我不想走那条老路,我想造就一个不一样的东西,但是现在看来,我还是想多了。
我一个人,做不了掘墓人。”
小喜子听得迷糊,不知道和王爷到底在说什么东西。
但是,和王爷说了这么多,自己又不能没有表示,只能硬着头皮奉上茶盏道,“王爷,请吃茶。”
林逸看都没有看茶盏,只是问,“她们二人见面后,真的什么都没说?”
小喜子道,“启禀王爷,小的一直在旁边看着,长公主和圣上见面后真的什么都没有说,长公主大笑几声后直接走了。”
“哎,真不知道她们到底想搞什么飞机。”
林逸很是无奈。
为什么大家都不肯好好地说话呢?
非要猜谜语。
他走进麒麟宫里,刚往里面去,就被站在路中间的刘朝元给拦住了。
“你要拦我”
林逸很是不高兴。
“不敢,”
兽世狂妃:不当异界女海王
刘朝元拱手道,“圣上乏了,不见任何人。”
“行,那我就走,谁让我是孝顺儿子呢。”
林逸了解他老子。
倔驴一个,说不见,那就是真不想见。
即使强行见了,估计也不会搭理你一句。
小丫头在偌大的广场上追逐着蝴蝶奔跑。
四个丫鬟围着她转,深怕她突然间就摔倒了。
“行了,别跑了,”
林逸走过去,一把截住她,把他抱在了怀里,拿了毛巾替她擦去脸上的汗渍,看着在夕阳底下跳跃的小雀斑,忍不住叹了口气。
只能希望别再长了,不然堂堂的郡主,以后成了麻子脸,就真的是个笑话了。
这年头又没有激光!
能怎么办!
不过,也没有多丧气,毕竟儿童雀斑大多数还是属于色素沉着,多吃水果,多晒晒太阳,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
“啊…..”
小丫头拍着他的肩头,不肯在他的怀里,还是要下地。
“大宝贝,要回家了…..”
林逸把她放在地上,牵着她的手,“回家吃饭,不能再浪了。”
回到府里。
孙成再次送过来一份土人的礼单,林逸看了一眼后,再次扔了。
“这样的人也能做大祭司?”
林逸不屑的道,“脑子不好使啊。”
紫霞走过来低声道,“恭喜王爷,贺喜王爷。”
“何喜之有?”
林逸诧异的问。
紫霞笑着道,“杜姑娘有了。”
我的公会不可能有女孩子
“怀了?”
林逸好奇的问。
“正是。”
紫霞的心里很是吃味。
从明月到杜隐娘,一个个都有了,而她的肚子依然是干瘪的。
“真是惊喜啊….”
林逸第一反应居然不是高兴,而是沮丧。
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在杜隐娘的屋里留宿了。
“王爷….”
金香嘟着嘴道,“我也要上生孩子。”
“行,生吧,都生。”
林逸听见这话,头皮发麻,他现在最怕的就是这小娘皮,赶忙摆手道,“都愣着干嘛,开饭!
弟弟的朋友
吃饭不积极,脑子有问题。”
“是。”
左右仆役开始忙碌起来,
他左右看了一圈,然后问,“关小七呢,每天吃饭都要找人,可真有意思。”
紫霞赶忙道,“关姑娘出去的时候就交代了,羊圈的两只母羊这两日可能就要下崽了,她要守在那边,怕有什么意外。”
林逸皱眉道,“那边有吃喝吗?”
紫霞笑着道,“奴婢去看过了,那边一应俱全。
王爷你放心吧,奴婢还安排了两个机灵的丫头过去,肯定能把关姑娘照应好。”
“那就随便她了。”
林逸实在懒得多管。
吃好饭后,抱着小丫头,教她唱歌,“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预备齐…..”
小丫头嘴里依然咿呀呀的发出含义不清的音节。
紫霞等人在一旁看着,都感觉和王爷好耐心。
小丫头哼唧了两句后,再次不耐烦了,看着大黄激动的不得了,林逸直接把她放到了大黄的后背上。
胡妙仪吓得脸色苍白,赶忙上前道,“王爷,小心……”
“没事,大黄性子很好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它的….”
林逸依然把小丫头放在了大黄的后背上,小丫头紧紧抓着大黄的毛发。
大黄疼的龇牙咧嘴,可依然一动不动。
林逸很是满意它这个态度,高兴地道,“奖励它一根大骨头,多点肉的。”
月朗星稀。
林逸像往常一样坐在花园里,潘多站在他的对面。
“只要王爷一声令下,属下可以随时请唐公子回都城。”
“暂时不用,盯着就好,”
林逸感慨道,“这可是我那姑姑的心头肉,弄出什么意外来,她还不得跟我拼命?”
“王爷英明,”
潘多继续道,“这位唐公子如今已入五品,饱读诗书,为人谦谦有礼,仗义疏财,在乡间略有薄名。”
“我那姑姑肯定是不会缺她钱花的,”
林逸想了想道,“我还是好奇,我那姑姑当初是用什么办法把他送出安康城的?”
潘多犹豫了一下道,“如果属下所料不差,大概是刘朝元刘供奉的功劳。”
“刘朝元?”
林逸沉吟了一下道,“她能帮助长公主?”
但是仔细一想,又不是完全没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