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第133章:小馬屁精

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
小說推薦頂流他妹直播玄學種田後火了顶流他妹直播玄学种田后火了
绾绾蠕动着鼻尖,觉得石磨磨出来的豆浆有股奇怪的味道,她盯着木桶里的豆浆问道:“这就是我们每天早上喝的豆浆吗?感觉好像不一样呀。”
老人回头看着蹲在一旁的绾绾,笑着说道:“你们平时喝得豆浆是要煮的,这还是生的。”
绾绾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桶里的豆浆好多,喝得完吗?”
老人忍俊不禁:“这豆子磨出来可不是只煮豆浆,还能做豆腐脑,做豆腐,就连簸箕里的豆渣,都能做豆渣饼,炒豆渣,都非常好吃。”
绾绾听着眼睛亮晶晶 ,看向一旁的夏之淮:“哥哥,我们回去也做吧。”
“可以啊,等回家,你把豆子磨出来,我让竹青帮你做。”夏之淮皮笑肉不笑道。
这小东西指使他做事,一向没有半点客气的。
绾绾垮着小脸,小声道:“我们家没有这个石头。”
夏之淮忍不住谑她:“那你努力打工,我们争取赚到钱买一个放家里。”
绾绾思考了几秒:“我以前挣得钱不够买吗?”
“给你买奶粉了,要是你打算断了自己的口粮,我们也是能凑钱买个石磨的。”夏之淮脸不红,心不跳的诓她。
绾绾忽然瞪大眼睛,摇头道:“那还是算了,咱们可以先不买这石头。”
颜书忽然出声道:“我可以给你买,绾绾你跟我回家就可以。”
夏之淮:“!”这小孩儿怎么就贼心不死呢?
绾绾站在原地艰难地抉择,忍痛道:“颜书哥哥,还是不了。”
这石头看起来很大,感觉挺花钱的。
书书的钱是他自己的,她不能让他为自己的喜欢买单。
如果哥哥肯就好了,可是哥哥之前霉运连连,入不敷出。
算了吧,她是个懂事的小朋友,懂得克制自己。
老人听着两个小孩儿的童言童语,心情也不由好了许多,他提起地上的木桶,回头问两个小朋友:“要不要看看怎么做豆腐?”
绾绾和颜书立刻将目光投注过来。
绾绾最先举手:“要看,我要看,爷爷。”
颜书也跟着点点头:“想看。”
夏之淮看了眼地上的篮子:“你不去找其他蔬菜了吗?”
颜书看着篮子有些纠结,他想看做豆腐,但找蔬菜好像也很重要,可是他怕路上再碰到大鹅。
纠结……
“你进来帮忙。豆腐做好后,今天可以送你们豆渣饼,还有豆腐。”老人提着桶走进厨房前,忽然回头说道。
夏之淮认命叹气,绾绾小声问道:“哥哥,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啊?”
不是说找到蔬菜就可以分房子吗?
超品巫师 九灯和善
夏之淮戳了戳她软软的脸颊,撇着嘴角道:“为了我们的晚饭,节目组不管饭,我们要靠自己丰衣足食了。”
绾绾扭头看了一圈:“修南哥哥呢?他会做饭吗?”
夏之淮皮笑肉不笑道:“他还不如你哥我呢。”
绾绾如遭雷殛,呆站在原地。
颜书不懂他的悲伤,只小声说道:“绾绾,你哥哥不会做饭,可以找别人做饭的。”
“我爸爸也不会做,他都是让家里阿姨做饭。”
绾绾欲哭无泪:“可是你家阿姨也不在这里啊!哥哥都说了,我们要靠自己……”
“找人帮忙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
他们好穷的,请不起人。
这真的是她今年听到过最令她痛心的事情了。
一想起哥哥做得面条,她感觉那种上头的味道又回来了。
怎么办?
谁能救救可怜的孩子?
……
绾绾站在原地呆了好一会儿,然后跟颜书走进厨房,脑子里想着能不能在村子里找一个代替竹青阿姨位置的鬼鬼。
她现在觉得偶尔遇上鬼鬼如果滞留在人间也挺好,至少可以帮上忙。
那个奶奶家里的鬼哥哥,不知道会不会做饭?
可不可以请来教哥哥做一顿好吃的饭菜?
極品 狂 醫
夏之淮不知道绾绾小脑袋瓜里的想法,已经进了厨房,开始老人准备东西制作豆腐。
以前他只听说过卤水点豆腐,卤水这东西他不太清楚,只听说有盐水卤,还有石膏卤。
但是他一直都很怀疑,他认识的那个装修用的石膏,是不是就是点豆腐的石膏。
心里有问题,这会儿有机会,他自然就将问题脱口而出。
老人坐在灶台前烧火,笑着说道:“石膏是一样,但又不一样。”
夏之淮满脸疑惑。
绾绾恰巧此时也走进来,正好听老人讲道:“点豆腐用的石膏,是生的。”
“糊墙用的石膏,是熟的。”
绾绾站在夏之淮身边,听着生熟石膏一头雾水。
“现在点豆腐用的石膏卤,都是市场上买的食用级别的,而你平时看到建筑刷墙的石膏,医院里打的绷带石膏,都是熟石膏,那是需要经过烧制才能制成的,并不能用来点豆腐。”
夏之淮:“烧制石膏,就是加热吗?”
总有道侣逼我修炼
老人点点头:“是这么个道理,但是具体的我也说不好,只是听说温度不能太高……”
绾绾听不懂,扯了扯夏之淮的袖子:“哥哥,石膏熟了就能吃吗?”
夏之淮:“……”
“所以你一脸认真听了那么久,到底是听了个寂寞吗?”
蜀中布衣 小說
夏之淮弹了一下她圆圆的脑门,哭笑不得。
绾绾捂住额头,扁起了嘴。
夏之淮叹气:“石膏不能吃,吃了你肚子会疼的。”
“那你们为什么要讨论这个?”
“点豆腐啊。”
夏之淮弯腰把木桶里的豆浆倒进锅里,盖上了木锅盖,等待豆浆加热。
“石膏就是点豆腐的必要工具。”
“就像你喝奶,要用水把奶粉冲开,这样才能变成牛奶。”
平行天堂
“现在锅里的豆浆加热,煮熟了它还是一锅豆浆。”
“但是你加点石膏粉进去,它就会变成豆腐脑。”
“豆腐脑放在包袱里,然后用模具压一压,它就变成了豆腐。”
绾绾眨了眨眼睛,不再说话。
反正好像是懂了,又好像没懂。
夏之淮也不急着让她明白这些,绾绾比一般孩子聪明,亲眼看到豆腐如何制作,她自己慢慢就能理解了。
……
锅里的豆浆很快就开了,这也是夏之淮第一次做豆腐,虽然他有点讨厌节目组非要搞个这么大的石磨来坑他,但是参与制作豆腐的过程其实还蛮有意思的。
老人揭开锅盖,腾腾热气升起。
之前的豆腥味儿产生了变化,老人舀起几碗豆浆,往里面撒了点白糖。
“你们尝尝。”
夏之淮将两碗端着放在小桌上,让颜书和绾绾自己喝:“小心烫,等一会儿喝。”
绾绾和颜书站在桌子边,看着乳白色的豆浆,都觉得十分新奇。
夏之淮端着碗,浅浅的呷了一口,满嘴浓郁的豆浆香味儿。
果然,自己做的总感觉比外面买的好喝。
“怎么样?”
“好喝。”夏之淮竖起大拇指,“我回去后也能试着做了。”
老人哑然失笑,将豆浆盛在木桶里,夏之淮连忙放下碗,帮忙把豆浆提到了院子里。
绾绾和颜书捧着碗,像跟屁虫一样,跟到了院子内,齐齐蹲在一旁围观做豆腐。
“你来试试。”
老人把准备好的石膏水递给夏之淮。
夏之淮有点紧张,询问道:“我不知道该倒多少。”
“慢慢倒,边倒边搅拌,等桶里的豆浆出现豆子大的凝固块时,就停下来。”
夏之淮慢慢倾倒石膏水,老人拿着棍子不疾不徐地搅拌着。
没一会儿,桶里就出现颗粒状的凝固物,夏之淮立刻停下动作。
“这个是可以了吧?”他不确定地问道。
老人看了看:“差不多了,不用再倒了。”
夏之淮有点忐忑:“这石膏水倒进去,做成了豆腐,岂不是我们把石膏给吃进肚子里了?”
“想什么呢年轻人!”老人将搅拌的棍子塞给他,有些无奈地解释道,“一会儿豆腐放包袱里,再压入模子,石膏水就压出去了。而且你以为用了多少石膏粉?不会吃出事的,咱们老祖宗都吃了上千年了,还能没你明白?”
绾绾双手捧着小碗,点头附和道:“对,还能没你明白?”
夏之淮扭头剜了绾绾一眼:“小复读机!马屁精!”
绾绾捧着碗喝了口甜豆浆,笑眯眯道:“马屁精有豆浆喝,所以也没什么不好啊。”
夏之淮顿时笑也不是,骂也不是:“……”
这傻乎乎的小萝卜精到底是谁家养出来的?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不能說 線上看-第八十九章 奶茶讀書

不能說
小說推薦不能說不能说
林颜醒来的时候,郗铭真早已起来了。
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起床,走到窗户边,拉开窗帘,打开一些窗户,才发现,太阳都照到头顶了。
她大口的呼吸了一下清新的空气,转身回到床边去拿自己的衣物。
这条裙子不是昨天她穿的,是郗铭真特意为她重新准备的,是一条浅蓝色的过膝连衣裙,没有什么花纹,只有恰好到好处裁剪。
林颜去到了楼下,刚好遇到了正想上楼的郗铭真。
“颜颜,你醒了?昨晚睡得还好吗?”
“很好。”
林颜朝郗铭真微微一笑。
“我正想去叫你呢,睡了这么久,也饿了吧。”
林颜睡了这么久,还是感觉有些累,身体没有什么力气,也许是饿了吧。
“好啊。”
两人吃完午饭后,郗铭真提议去喝奶茶。
昨天晚上,他让李若迟找到了一家据说很好喝的奶茶店,他已经把那里预先包下来了。
林颜吃过饭后还是觉得有些累,但是她不想扫郗铭真的兴,准备出门。在她低头扣上凉鞋扣子的时候,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止不住的往下倒,郗铭真眼疾手快抱住林颜。
缓过一会儿之后,又感觉好多了。
反倒是郗铭真还在一直颤抖,手背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
林颜朝郗铭真安慰说:“我真的没事儿了。”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不舒服的?”
“刚才。”
林颜不看郗铭真的眼睛,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其实郗铭真从吃饭的时候,就看出林颜一幅恹恹的样子,但他一直没说,就是想看看林颜什么时候才会对他说自己不舒服。
H2O
郗铭真有些生气:“刚才?”
林颜不再答话,从郗铭真的怀里站起来,背对着他。
“走吧。”
“你这样还想去哪里?”郗铭真问。
林颜说:“我一直都是这样,之后还会更糟,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现在的她不会再一味讨好郗铭真,渐渐地露出了自己更真实的性格。
郗铭真意识到又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林颜了,听见林颜这样回答,心如刀绞。
“不要,不会的。”
林颜也是看不得郗铭真这样的自怨自艾,她看着郗铭真说:“至少我现在还好好的在你的身边。”
郗铭真和林颜对视。
在毫无防备间,郗铭真流下一滴眼泪。
“你不舒服,今天就先在家里休息好吗?”
“好。”林颜心疼了。
这样的郗铭真不容人拒绝。
郗铭真让李叔和何嫂去那家奶茶店买奶茶,林颜在家小憩一会儿,等奶茶买回来后,再叫醒她。
何嫂和李叔把奶茶店里面的大部分奶茶都买回来了,大约有二三十杯。
林颜醒来后随着郗铭真下楼,打开熙园的门。
一品悍妃 蕪瑕
“哇,这么多奶茶!”林颜惊叹道。
“只有奶茶吗?”郗铭真得意的说。
林颜才看到,这个院子里面的变化,而且就是她在睡觉的时候才改变的。
一个新的白色吊椅秋千立在了院子的左侧,在吊椅旁边,原来的小桌子和凳子,变成了大一些的圆桌,圆桌上面摆满了奶茶。
“你想喝什么?自己去选吧。”
“你真棒!居然把奶茶店都搬回家了!”
能得到林颜的夸奖,郗铭真很是高兴。
林颜拿了一杯杨枝甘露喝着。
“颜颜,你别拿着一杯喝,这些也可以尝尝!”
玄天龍尊
林颜随着郗铭真的手指过去看,另外一杯紫色的冰沙看起来也特别好喝。
她有些为难:“喝不完不就浪费了吗?”
郗铭真说:“没关系,你喝不完的我喝。”
林颜清楚的知道,郗铭真不喜欢甜也不喜欢不甜,奶茶对于郗铭真来说,已经是甜度超标了。
“这……”
看见林颜艰难的抉择,郗铭真直接拿过了林颜手中的喝了起来,一下子喝了一大半,郗铭真的脸色变得比他的皮鞋还黑。
林颜都能想象得到,在郗铭真的内心里会如何吐槽这杯杨枝甘露。
既然郗铭真都做到这份上了,林颜也就不推辞了:“那我再尝尝这杯吧,其他的我都喝不下了,要不分给家里的其他人?”
郗铭真喝了林颜的那杯奶茶,觉得甜味都齁在嗓子眼儿了,他赶忙选了一杯看起来像是茶一样的喝了起来,才缓解了些。
接着他叫来了何嫂,把其余的奶茶都提走了。
林颜拿着这杯葡萄冰沙,然后惬意的坐在了吊椅上面。
“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喝奶茶吗?”
林颜边说边摇晃起这个吊椅,她喝着奶茶,满足的闭上了眼睛,蓝色的裙摆在来回荡漾,发丝在空中飞舞,郗铭真就静静的看着这一切。
“那是因为,我觉得奶茶很甜。”
郗铭真问:“你喜欢甜食吗?”
“算是吧。”
“那你应该会喜欢粤菜吧。”
“我都还好。”
“还好?”
月光变奏曲漫画小剧场
郗铭真只是想知道林颜喜欢吃些什么,和不喜欢吃什么,但是通过这些话语可以知道,林颜明明喜欢喝奶茶吃甜的,但是却没有任何喜欢的菜品,这让人感到很奇怪。
“铭真,你坐过来。”
这是林颜来到熙园之后,第一次这样叫他。
郗铭真坐到了林颜身边。
“其实我知道你为什么对我突然转变了态度。”
郗铭真回想起林墨描述的那些事情,他心疼的说:“林墨给我说了,我才知道原来是这样的,我没想到,对不……”
林颜伸出食指按住了郗铭真的嘴唇。
“听我说好吗?”林颜深深的凝视着他。
郗铭真点点头,他觉得自己掉进了眼眸的漩涡之中。
“我是五岁来到的林教授家里,他对我很好,陪我做游戏看书,教我写毛笔字画国画,在我心中林教授就是我爸爸,只是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他,就……”林颜哽咽了
總裁深度寵:Hi!軍長嬌妻
郗铭真轻轻的抚摸着林颜的背,给了她一些力量。
“爸爸和她很恩爱。”
这个她就是张凝,林颜除了不得不说名字的时候,都不想提起这个人。
“直到爸爸去世后,她就性情大变,后面的事,阿墨应该给你说了吧。”
这些郗铭真都知道,只不过他不知道林颜现在说这些事情要干什么。
“你真的觉得她是性情大变吗?”
郗铭真心下一惊,她能在郗家做出那些事情,足以说明这个人不是良善之辈。
这不叫性情大变,更准确的来说是——本性暴露。
“你……五岁前,是怎么过的?”
郗铭真抓住重点了。
这也是林颜今天要和郗铭真说的事情。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顧少慢點跑:嬌妻,莫逃 葉淸淸-洗不掉了

顧少慢點跑:嬌妻,莫逃
小說推薦顧少慢點跑:嬌妻,莫逃顾少慢点跑:娇妻,莫逃
语气是一贯的不可一世。
透视医圣
看女人没表示,他也没再强求,毕竟只是一个女人,他还有不少事情要去处理,身为顾氏总裁,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与精力浪费在一个女人身上。
说完,顾北夜就离开了房间。
耽误的时间,突发的意外都需要他去善后。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充斥在房间里。
苏月看着再次关闭的那扇门,陷入了沉思,就那么静静地坐在床上,不知过了多久,直到楼下传开了引擎的声音,她走到窗边,缓缓拉开半边帘子,看着男人的车驶离,才收回了目光。
接着,转身离开了房间。
她不想呆在这里,这群人让她感到厌恶,若不是不想碰到顾北夜,她多一秒都不想留在这里。
宴会早就结束,又正值浓夜,仆人早就歇息。
苏家有个后门,虽然多年未来过,但也算有点印象,顺着记忆中的道路,兜兜转转,苏月一路无人的离开了苏家。
回到出租屋,房子里静的人心慌。叶晓晓最近到了关键时刻,一直出差在忙,一时半会儿回不来,整个屋里就只有她一个人。
房间里强烈的光亮照的人瞳目不适,不过七八十平方的房子在苏月看来却是从未有过的空旷。
她就那么一个人呆呆的双手环抱着膝盖蜷缩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知过了多久,苏月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猛的从沙发上站起,长时间的抱坐让她的腿发麻,有些站不稳。待稳住身形后,一瘸一拐的进了浴室。
衣衫逐渐褪去,原本光滑白嫩的身体上满是青紫的痕迹,触目惊心。
热气腾腾的水汽弥漫在浴室中,温热的水洒在身上,苏月用力的搓拭着自己,柔嫩的身体因为用力过猛已经通红一片,而她却像是丝毫不在意一般,依旧用力的冲洗着。
浑身上下都是那个男人们味道,怎么都洗不掉。
忍了一整晚的眼泪此刻汹涌而出,像断了的珍珠一样融入一片雾气中。
怎么办,洗不掉了。
身上的痕迹可以褪去,那记忆里的呢,该怎么办啊……
往后的三天苏月都装的像无事一般,正常吃饭,努力工作,她的采访还有后续要整理,这是她转正的关键。
但心里却总是静不下来,她觉得,事情还没有结束。
果然,在第四天一大早,苏月刚靠近自己的座位就看到了一件牛皮信封出现在了自己的桌子上。
將夜 小說
不必看也知道,这信封里装的会是什么。
随手将信封扔到了抽屉里。
信封的事导致苏月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时间,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走的差不多了,苏月却在自己的座位上一动不动。
鬼 吹燈
等到办公室里彻底恢复了安静,苏月犹豫再三还是把钥匙放到了包里。
她可以不在乎顾北夜,但她不得不提防着苏烈天。
天子 小说
这个所谓的亲生父亲,却让她恶心至极,想到这里,苏月讽刺一笑,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她还真是……
最强炊事兵 菠菜面筋
可怜至极。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離婚後,我成了悶騷總裁小甜心笔趣-第三百三十二章分享

離婚後,我成了悶騷總裁小甜心
小說推薦離婚後,我成了悶騷總裁小甜心离婚后,我成了闷骚总裁小甜心
两天时间一晃而过,邢立岩说接下来的时间都是陪她,确实是陪她,陪着她一起在家躺尸。
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除了吃就是睡。
就在陆枋准备收拾收拾返回学校时,玺宫来了位不速之客。
陆枋看着门外站着的男人,下意识的蹙紧了眉头。
邢立岩正在厨房切水果,打算让陆枋带去学校,只听见门铃声,没有听见人声,他有些疑惑的走出了厨房。
当看见门口站着的男人时,邢立岩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枋枋,关门。”邢立岩沉声说道。
陆枋闻言,也没问为什么,直接就准备将来人拒之门外。
就在门即将关上的那一刻,门外的人有了动作,伸手直接将门抵住。
“邢总,不打算请我进去坐坐?”沙哑犹如利器摩擦的声音从对方嘴中吐露出来,邢立岩那双深邃幽暗的眸子顿时染上寒意。
“不打算。”邢立岩大步走到门口,将陆枋拉到自己身后,挡住来人的视线。
那人见他这个动作,嘴角轻扯,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陆枋的视线在两人身上转了一圈,眼底划过一抹若有所思,不过她没出声,安静的站在邢立岩身后。
而此时站在邢立岩门外的不是别人,正是一直留在华国的唐泽。
唐泽和邢立岩实际上并没有见过面,上一次学校的事,唐泽也没出面,所以邢立岩手里,也不过只有几张为数不多的资料。
而唐泽也一样,邢立岩隐藏的太深,他若要深挖,也挖不出什么东西来。
若不是两人同住在玺宫,或许他也不会有这个机会上门。
只能说邢立岩平日里出入玺宫毫无防备,才会让唐泽轻而易举的就查到了他的住处。
“唐先生,我们不熟。”邢立岩手上一用力,嘭的一声关上了房门,将唐泽关在了门外。
然后转身握住陆枋的手,将她带进了屋内。
“尝尝,甜不甜。”邢立岩拉着陆枋走到餐桌边,将洗好的水果递到她嘴边。
陆枋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张嘴将一颗葡萄吃进了嘴里,然后点头。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水果,还有零食,你带去宿舍吃。”
陆枋接着点头。
“缺什么就给我打电话,我给你送过去。”
陆枋还是点头。
邢立岩没听到小姑娘的声音,不由觉得好笑。
这是在和他玩心理战?
“是不是有问题想问我?”
陆枋摇头,虽然她心里有些疑惑,但也不会多管闲事。
邢立岩见状,颇有些无奈的抬手戳了戳她的额头。
“你真是心大。”
陆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把从他手里夺过装有葡萄的果盘,走到客厅沙发上坐下。
邢立岩跟着她走过去,坐到她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身。
“刚刚那个男人,派人送过花去你们学校,毕业典礼的时候。”
“哦,我知道。”陆枋轻描淡写的答道。
学校是八卦传递最快的地方,刚刚有苗头,就传到了她耳朵里。
而且那天她好像见过那个送花的男人,虽然是一扫而过,但也能猜出个大概来。
后来她调查过对方,没想到会有意外收获。
“那个男人,是邢氏最近遇上的商业竞争对手。”邢立岩顿了两秒,只想出这个由头。
他还没有和陆枋坦白他的身份,所以现在不能让她察觉。
陆枋闻言,淡定的哦了一声,好像对他说的事情并不感兴趣。
“枋枋,若是他用其他方式骚扰你,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邢立岩有些不放心的说道。
虽然知道自己小姑娘不是普通人,但现在是在华国,那些人还在一直查她的身份,若这时候露出什么蛛丝马迹,很容易被对方察觉。
若不是他把那份资料截获,或许现在陆家,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
也不知道到时候若是陆岽闰知道了她的身份,还能不能淡定。
“我要去学校了。”陆枋放下果盘,起身。
邢立岩见她冷静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好,我送你过去。”
“开我的车,到时候你让邢烈去接你。”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 浅朵朵
邢立岩哑然,小姑娘这是打算自己溜出去?
不过看到那张艳丽娇俏的脸一脸认真的看着自己,他也说不出什么拒绝的话来。
“好,都依你。”语气宠溺又温柔。
邢立岩转身去给她收拾行李,所以错过了陆枋眼底一闪而逝的阴翳。
唐泽…呵!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華夏無人?我爲大衆建立文化自信-第一百三十八章 小鄧總鑒賞

華夏無人?我爲大衆建立文化自信
小說推薦華夏無人?我爲大衆建立文化自信华夏无人?我为大众建立文化自信
没几分钟,楚嫣便发给陆行一个地点,时间约在了下午五点左右。
陆行看了一下,对方定的也是顾言之前邀请苏星河时订的餐厅。
陆行不像某些人,有晾着别人的坏习惯。
和顾言将这件事简单说了一遍之后。他便提前了十几分钟去赴宴了。
等赶到地方,陆行才发现对方来的比他还早,已经和楚嫣在包间里等了一段时间了。
“陆老弟,来了!”
陆行刚走进包间,一个年轻人就十分自来熟走上来勾住了他的肩膀,“这次无论如何你可得拉老哥我一把。”
陆行看了一眼包间里的楚嫣,一时间还有些懵。
这是个什么情况?
来的路上,他想过很多种可能。
这种二代子弟可能会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谈合作,也可能借着上一辈的身份来压自己,又或者和其他平台的高管一样根本就不把他一个小歌手放在眼里,也有可能是表面敬重骨子里却带着傲慢……
可无论是哪种情况,他都没想过对方会放下身段,甚至还表现的这般自来熟。
“小邓子,我以前在大院里的跟班,这次就是他想找你帮忙。”楚嫣出声向陆行介绍道。
“邓总!”
陆行开口喊道,算是打招呼了。
楚嫣在对方面前可以随便,那是因为两人的交情。
但他不行。
“叫什么邓总,我也就比你大上两三岁,你要愿意就喊我一声邓哥,不愿意就和嫣姐一样喊我小邓子就行,都是自家兄弟,我没那么多计较。
先看看想吃点什么,自己点。”
小邓总按着陆行坐下,又将菜单递了过去。
“邓总看着安排就行。”
陆行将菜单推了回去,“我听说邓总和朋友开了一家音乐平台,这次是想要我手上那些歌曲的授权?”
“是有这么回事。”
小邓总点了点头,随手点了几个招牌菜,便开始谈起正事来。
“嫣姐应该已经和你提过这件事了,不过我这平台也才刚刚起步,说是一个空架子也不为过,资金方面也比较紧张,所以可能给不了你太高的价格,但其他方面的条件我可以放开。”
小邓总将两份文件推到陆行面前,“这是我草拟的两种合作方案,陆老弟先看看。”
陆行接过文件细细翻阅起来。
小邓总给出的两个方案,明显要比其他平台的好上太多。
一个以分成为主,陆行占据所有歌曲后续收益的百分之七十,授权费十五万一首。
另一个以授权费为主,一首歌授权费五十万,后续收益陆行都只占据百分之四十。
除此之外,两个方案都非独家授权。
这也就意味着,陆行将歌曲授权给对方的同时,还能授权给其他音乐平台。
一首歌,挣几份钱。
“陆老弟,我知道我给出的条件可能比不上那些大平台,但这已经是我能拿出来的最大诚意了。”
小邓总面色多少有些尴尬。
夜舞倾城 小说
陆行从预选赛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一共唱了七首歌,每一首都是经典中的经典,都是无数人追捧的爆火歌曲。
现在去网上随便看看,到处都在求陆行的歌曲资源。
甚至还有土豪已经在网上开出了五万一首的高价,只为求来陆行歌曲的高清资源。
他开出的价格确实有点羞辱人的意思。
分成条件虽然给的十分优厚了,但他们就是一个还没正式上线的小平台,单曲销量能有多高?
这个时候谈分成,实在是拿不出钱在这糊弄人呢。
他小邓子虽然放荡不羁爱自由,可也要脸啊!
特别是还当着嫣姐的面。
“两份方案,我比较中意分成,不过签合约的事情我还要回去和公司简单讲一下,基本上不会有什么问题。”
陆行将合约合上,他就算现在答应小邓总顾言他们也不会有什么意见。
拓拔瑞瑞 小说
不过他毕竟还是天水娱乐的签约艺人,就算有些特权,这种事情还是交给顾言来决定比较好。
“陆老弟,你这就答应了?”
小邓总也没想到陆行会答应的这么干脆。
誰掉的技能書 東月真人
他知道对陆行这样的天才歌手而言,自己开出条件有多差。
也做好了和陆行围绕两个方案唇枪舌剑准备。
就算陆行看完合约后拂袖而去他也不会觉得意外。
“你要不再看看,看看还有想加进去的条件,或者钱这一方面要不要再加点,说实话,你答应的速度这么快,我心里没底啊。”
小邓总倒不是担心陆行变卦,主要是这件事实在太过魔幻。
楚嫣冷着脸看了小邓总一眼,大概是猜出了小邓总给出的条件可能并不是多合理,也在一旁开口劝道:
“陆行,该什么条件就什么条件,没必要因为我的关系让你吃亏。”
“邓总给出的条件我已经很满意了,是你们不知道之前其他平台给我的的条件,才会觉得这些条件差。”
名醫貴女
陆行将企鹅等平台给出的条件和楚嫣和小邓总两人简单说了一下。
楚嫣还好一点,小邓总整个人都听傻了。
“一万一首,还要全版权?他们这哪是合作,分明就是吃人!”
小邓总义愤填膺,“我都觉得我给你的条件已经很昧良心了,没想到这些平台比我还狠!
还要以这个价格买断你未来十年的歌曲购买权,他们怎么不上天呢?”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陆行也很无奈,“他们只不过想让利益最大化。”
“可这也太过分了!”
小邓总还在愤愤不平,不过很快也就偃旗息鼓了。
他在星辉娱乐有过股份,当过董事,即便从不管事,国内的大环境多少还是知道的。
陆行是九州人!
这个标签注定了他会被业内的主流群体排斥,那些外国佬也不愿意看到一个九州人出现在他们的自留地,分走他们的蛋糕。
漁夫 傳奇
之前他只是没去关注过,也没朝这方面想过。
这些事情,对他来说都只是稍稍一想就能想明白的东西。
“陆老弟,不管怎么说,你同意将自己的歌授权给我们平台,解决了我一个大问题,我邓武投桃报李。以后你有我罩着,绝对不会再有这么些糟心的事情。”邓武言之凿凿的向陆行保证。
“那就多谢邓总了!”
陆行只是笑笑,邓武话他并没有往心里去。

寓意深刻小說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笔趣-第九十三章 恆尚集團總裁鑒賞

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
小說推薦古穿今:玄學大佬爆紅娛樂圈古穿今:玄学大佬爆红娱乐圈
安妍刚才一直都没有说话,其实一直都是在使用读心术想要知道罗依依为什么要陷害她,果然被她抓住了罗依依的把柄。
罗依依一得意,心里就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已经成为景家少奶奶,然后带着钱直接去欧洲救活自家企业的白日梦了,没想到全部都被安妍听见了!
罗依依的家族企业虽然还挺大,但是在有钱人和资本家云集的欧洲还不算是非常起眼,甚至连跨洲都做不到,所以国内几乎没什么人知道他们家族的情况。
而此时,罗依依的事情被安妍完全给爆出来了。
“你在国外几年都不知道回来,直到今年年初的时候你们家族的企业出现问题,得罪了西方人资本家,所以被联合打压几乎濒临破产,你找了很多人都没有解决这个问题。”
罗依依一时晃神,跟着安妍的思路就继续想下去了,于是被安妍听到了更多。
“从二月份开始你就开始主动联系张妮儿,也就是景伏朔的表妹,就是为了和她套近乎,你套出了景伏朔今年生日要大办的消息,于是迫不及待的要飞回来。”安妍说的有条有理,而且非常的顺畅,一点点都不像是编的。
安妍没有给罗依依继续辩驳的时间,而是直接将目光对准了张妮儿:“张妮儿,今年罗依依给你买了不少礼物吧,你家里面给你的零花钱一向不多,你身上的这款礼服应该是罗依依给你买的吧。”
张妮儿本就是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大小姐,所以被安妍把话全部给捅出来,瞬间都有点不知道脸往哪里放。
大家看到张妮儿的表情,一下子都知道这个事情是真的了,舆论的方向再一次变了,有的人也怀疑是罗依依在故意设局。
之前罗家和景家有婚约是谁都知道的事情,只是后来罗家突然就搬出国了,婚约就自然作废了,罗依依这次回国本就惹人非议,这下子更是直接让大家怀疑了。
其实如果罗依依不贪心的话,安妍知道了罗依依家族有困难,要是她找景伏朔要投资,安妍说不定还会帮她说说话,但是现在,她只想让这个女人滚出去。
这个时候,景老太太走了过来,有点严肃的问:“这里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景鸢赶忙道:“奶奶,就是些小打小闹的事情,很快就处理完了。”
“你这个当家人是怎么当的,既然是小事情,为什么让大家围观这么久?”景老太太突然发怒,让全场的人心里都颤了一下。
“是是是,孙女儿这就处理。”
桃運雙修 小說
“赶紧处理,不要让我们家小妍妍受委屈,要是让我发现今天妍妍不高兴,我肯定追究到底,我看是谁敢惹她!惹她就是跟我这个老太太过不去。”
景老太太此话一撂,更没人会相信安妍会为了区区二十万去调换手表这种烂俗的招儿了,因为得到景老太太这样的欢心,其实就等于一只脚已经迈进景家的大门了。
全场的人几乎都开始赔笑,没有人敢和景家作对。
安妍这个时候笑起来:“奶奶不是的,我和依依开玩笑呢,大家都误会了,大家都别介意呀,这只是个玩笑。”
罗依依这个时候也赶紧立马顺着台阶下了,还从包里拿出来那块真正的手表,在大家面前晃了晃,甚至和安妍拥抱了一下,互相给了台阶下,于是大家都顺着这个台阶下了,都把这个当成一个小玩笑看了。
罗依依将真正的手表给景伏朔,景伏朔却已经不想戴在手上了,直接道了声谢然后就递给了站在自己身后的侍应生。
等大家都散了之后,景伏朔对张妮儿道:“等生日宴结束之后我要找你谈话,你自己想清楚怎么敷衍我。”
张妮儿脑袋往下一耷拉,走开了。
就在这个时候,景鸢走上台,面对着下面的宾客们,她道:“各位,刚刚的小玩笑已经过去,现在请允许我在这里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所有人都围了过去。
景鸢道:“我从二十出头开始执掌景家,一直以来兢兢业业就是为了在合适的时机将景家的家业交给祖辈定下来的继承人手中,现在很明显时机已经成熟,我们家族的继承人也迎来了他二十三岁的生日。”
全场一片惊讶,这就要宣布景伏朔正式接手了吗?!
虽然这件事情之前就已经传出风声,但是景家从来没有真正的表过态,但是……难道就在现在?!
景鸢朝景伏朔招招手,景伏朔走上台,面带微笑站在景鸢身边。
景鸢笑着道:“从下月一号起,景伏朔将作为景家继承人的身份进入恒尚集团就任总裁,谢谢各位的支持!”
恒尚集团是景家最大的产业,景伏朔接手恒尚集团就等于是接手了景家的一半资产!
此话一出,全场立刻响起掌声,有景鸢坐镇,自然肯定是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但是也有一些人恨得牙痒痒,比如在台下的景二叔和景康睿,没想到景鸢宣布这个破天荒的消息居然可以瞒着他们滴水不漏,不过好像也是,他们已经离开权力中枢太久了,紧紧在一个MC传媒里面保留最后一丝颜面。
而现在,一个从来没有任何商界经验的毛头小子居然直接成为了他们的老板!
在掌声停止后,景伏朔就发言道:“嗯,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很感谢家族的信任和托付,我知道家族的任何一份资产都来之不易,所以我会非常珍惜这个机会,为恒尚,也为了景氏财团的传承努力。”
“其实我最近几年一直都在准备接手家族产业,但是意料之外的,我得到了比家族产业更加让我珍惜的东西,”景伏朔突然看向安妍:“其实就是一段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的感情,我将永远珍惜,也希望她能明白我的心意。”
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安妍,安妍站在台下:“???”
不过景伏朔并没有立刻就说出来,一直等到宴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