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討論-50.全宇宙的愛狗人士對此表示強烈譴責熱推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埃瑞丁并没有在阿什兰岛待太久。
但这个屡战屡败的黑骑士首领这一次的表现让布莱克大加赞赏,大概是认清了恶魔们毫无廉耻的秉性让他对基尔加丹那个杂碎彻底失望,导致黑骑士们的“叛变”来的既果决又狠辣。
他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都告诉给了布莱克,还提出了自己的计划。
那就是“里应外合”。
他负责把基尔加丹派来的刺客引入陷阱,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臭海盗去做。
萨格拉斯的忠仆和燃烧军团的敌人联合在了一起,竭力要为不可一世的欺诈者送上一场铭记一生的耻辱失败。
计划很快敲定,埃瑞丁也匆忙离开。
目送着这个跳反的黑骑士离开房间,一直在旁观这一幕的玛维·影之歌女士发出了疑惑的鼻音,她看向布莱克,说:
“他憎恨基尔加丹我可以理解,毕竟以他的描述,欺诈者是强令他们执行一个必死的任务,在这样的压力与羞辱之下,他选择里通外敌是个疯狂却又无奈的选择。
但我好奇的是,他作为燃烧军团的成员,做下这样的事不就意味着他要彻底站在军团恶魔的对立面吗?
他该怎么逃出被恶魔追杀又必然凄惨的死亡呢?
这么疯狂的报复,仅仅是为了出一口气吗?”
“不,黑骑士们有这样做的底气。”
布莱克把玩着手中的烟斗,对玛维解释到:
“你们在看待军团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将黑暗泰坦和燃烧军团绑在一起,但这样的看法是非常错误的。
燃烧军团乃至群星中的所有恶魔,都只是萨格拉斯大人用来实现自己‘保卫’群星,根除腐蚀的手段。
它们固然残暴又充斥着毁灭决心,但它们只是一把很好用的剑。
黑暗泰坦看待恶魔其实和看待我们没什么区别。
如果我们能展现出比恶魔更强有力的决心,表现出比恶魔更可控又更强大的力量,再加上愿意向黑暗泰坦奉献忠诚,那么,萨格拉斯大人抛弃恶魔的时候不会犹豫哪怕一秒。
不必怀疑这个说法。
黑暗泰坦就这么冷酷无情的霸道男人。
其实恶魔们也很清楚,在它们完成了这场横扫群星的燃烧远征之后,它们也会被萨格拉斯大人亲手毁灭。
它们毁灭了无数个可能被虚空侵染的文明,而它们就是最后一个奔赴死亡的文明,这是它们的宿命。
黑骑士们对于这个道理看的非常清楚。
如埃瑞丁所说,他们效忠的乃是黑暗泰坦本人,而非燃烧军团。甚至理论上说,埃瑞丁和基尔加丹与阿克蒙德在萨格拉斯亲手建立的体系里是‘平级’的。
他对欺诈者的愤怒更多来自于基尔加丹对于这一点的否认。
欺诈者在否认黑骑士们存在的意义。
至于在埃瑞丁和我联手给欺诈者送上一场美妙的失败之后,黑骑士们该如何逃脱惩罚.根本不会有什么惩罚!
只要黑骑士能向萨格拉斯大人证明他们的存在价值,黑暗泰坦就不会允许有价值的东西毁于下属们无聊的争权夺势导致的窝里斗。”
说到这里,臭海盗冷笑了一声,说:
重生嫡女:指腹为婚 小说
“就如我刚才所言,在萨格拉斯大人眼中,欺诈者也好,污染者也好,黑骑士也好,都是袖实现伟大目标的棋子。
或者换个更通俗的说法。
它们都是黑暗泰坦的狗,在主人眼中,放出去咬人的狗固然重要,但一直给家里搜罗宝藏的狗难道就低人一等?
基尔加丹就是掌控军团时间太久,以至于它产生了‘燃烧军团属于它’的可悲幻象,
但只需要黑暗泰坦一个命令,现在忠诚于它的恶魔会在瞬间把它撕成碎片!
从这一点而言,埃瑞丁看的其实要比欺诈者清楚的多。
所以他才有恃无恐。
他要用这场残忍的背叛,来提醒’一下基尔加丹关于双方的地位问题。“
这个通俗的解释让玛维点了点头。
其实守望者们收集到的情报里也有很多细节证明军团内部存在着盘根错节的“山头势力”。
比如欺诈者与污染者两个派系长时间的明争暗斗,还有游离于两大恶魔首领之外,地位微妙的纳斯雷兹姆派系,以及两头下注,谁强帮谁的安尼赫兰深渊领主派系等等。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军团内部产生这种分裂的原因不只是因为恶魔们天生的混乱,还有来自萨格拉斯的纵容…
呢,这么说也不太对。
像黑暗泰坦这种手持利剑,只想砍死所有敌人的人,是不会花时间去关注剑身上的花纹的,只要这把剑足够锋利就好了。
布莱克提供的新思路让玛维立刻进入了思索状态。
作为卡多雷的情报系统负责人,玛维很自然的在考虑这种恶魔之间的冲突,能不能被己方所利用?
然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作为给她讲述清楚这种“军团秘辛”的布莱克肖,肯定比她更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臭海盗或许早已着手在这方面发力了。
“当然,来自主人的公正’只是保证黑骑士在事后不会被基尔加丹明面上下狠手弄死,他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在玛维思索的时候,布莱克又说到:
“对于任何有智力的生命而言,惹上欺诈者都是很可怕的事,我想就算是不死的黑骑士们也肯定已经做好了双手准备。”
“是的。”
玛维点头分析说:
“这个狡猾的黑暗泰坦仆从从始至终都没有承诺过会帮助你对抗欺诈者派遣的杀手,他一直在强调只会将那个杀手引入你们约定好的地点。
看似在帮你。
但从反方面来想,这也意味着他会把你带入那个恶魔杀手眼前,给那家伙提供一个完成任务的绝妙场所。
这就代表着不管双方谁输谁赢,他们都不会被直接牵连到。
军团杀手的胜利会被他们分享,而如果基尔加丹的刺客失了手,那么失败全在欺诈者身上,他们毕竟完成了自己引蛇出洞的任务。
这些家伙不愧是黑暗泰坦的仆人,其邪恶智慧也不容小觑。“
“嗯,这也是让我感觉到欣慰的地方。”
布莱克咧嘴一笑,在吐出烟圈的烟雾升腾中,摩挲着下巴,带着欣赏的语气说:
“黑骑士们总算从以前的一根筋,进化到现在的两头堵了,看来他们确确实实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积累到了不得了的生存智慧。
尽管在我看来他们的成长太慢,而且充满了各处被欺负的‘悲情色彩’,但现在的他们已经有了艾泽拉斯海盗们应有的狡诈和邪恶。
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有了很灵活的底线.
我不必在为他们返回艾泽拉斯后会被各路同行吊锤的可悲下场而担忧了。
以他们现在表现出的狡猾和狠辣,他们必然会在无尽之海上闯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这就意味着被我一手推至繁荣的‘大劫时代又将迎来一抹新的色彩,龙争虎斗的艾泽拉斯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说到这里,臭海盗扭头看向玛维,伸着懒腰说:
“算起来,我来德拉诺要做的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等待最后一件事完成,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带着自己的战利品返回故乡。
你要吃了我吗、可是我并不美味
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我的囚犯小姐。”
玛维瞬间板起脸,她又抬起手,出示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说:
“要去什么地方,又不是我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囚犯能决定的事。”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海盗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说:
“在干掉欺诈者派来的可怕杀手后回来的路上,我会顺路帮你买一张回乡的‘船票’,记得付钱哦。”
布莱克将自己的黑色猫头鹰战盔扣在头上,他对玛维瓮声瓮气的说:
“阿什兰岛的风景不错,这里又是我的地盘,你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吧。但如果我回来之后听说了你逃跑的消息,那我会很生气也很失望。”
他抬起手,在玛维的脸颊上摸了摸。
他低声说:
“等身为典狱官的我再抓你这个不乖的囚犯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带上一条真正的狗链,我说真的。
所以,帮我们两一个忙吧。
在我们之间的问题解决之前,不要任性的把事情弄到那么尴尬的地步,好吗?毕竟,像你这样的精灵带着狗链招摇过市,也不太好吧?”
“哼。”
玛维冷笑了一声,拨开了布莱克的手。
海盗也不在意,他嗖的一声消失在房屋中,等到玛维从椅子上起身的时候,布莱克又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对她轻声说:
“唔,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在你于德拉诺探险的时候,我动用了一点手段,把你隐居近万年的弟弟请出了山。
现在他已经在接触卡多雷高层,准备重建抗魔联军。
你猜,我在他身边有没有安插我的人呢?“
玛维听到这话,瞬间握紧了拳头。
这该死的家伙,他在威胁自己!
“加洛德影之歌有天才的指挥和统帅力,但他并不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战士,要伤害他的难度不比切碎苹果难多少。“
布莱克从果盘里拿起一颗青苹果塞进玛维手里,在他放开手时候,圆润苹果瞬间裂成好几块。
少年衡道众
他拍拍玛维的臀部,带着怪异的笑声说:
“你也不想你唯一的弟弟因为这种事受到伤害吧,女士?所以,该怎么做你明白了吗?乖一点,听话一点。
这对你我都好。”
时间飞逝,一转眼就是三天之后的清晨。
在游式于地狱火半岛海岸线之外的黑骑士的船只上,一扇墨绿色的邪能传送门在几名鸦人术士的维持下艰难开启。
这个传送门通往一个遥远的群星世界,要维持它的难度很高,幸好黑灵海盗团的旗舰本就由一台很黑科技的邪能引擎驱动,让这艘船相当于一个移动的邪能圣地。
黑骑士首领和他的几名兄弟又换回了狰狞盔甲,埃瑞丁本人更是重新佩戴上欺诈者赐予的魔刃。
他们带着一种谦卑和恭敬的姿态,等候在传送门前。
在几分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传送门里大步走出。
这是个艾瑞达女性。
拥有和德莱尼蹄妹一样的身形,不过因为邪能灌注所以更狰狞一些。
额头长了真正的恶魔角,皮肤上也充满了粗糙的骨刺和邪能疱疹,一身血红色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分外狰狞。
不过娜摇晃的小尾巴又给她带来了一丝妩媚。
被兽人男友所爱选集
她披着带有军团符文的兜帽,几乎将身体完全遮掩,在兜帽之下是一套充盈阴影的皮甲战衣,在脸上还带着钢铁制作的刺客面罩,只露出一双幽绿色的眼睛。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女性艾瑞达刺客腰间悬挂着两把很特殊的北首,像是某种野兽的兽牙制作,随着她行走间,那怪异形状的匕首锋刃还在滴落鲜血一般的液体。
“恭迎您的到来,军团之锋、黑暗之手、猎惧者、颠覆者、艾瑞达的刺客大师阿卡丽女士。“
埃瑞丁高声喊出眼前这位刺客的名号。
但他的谄媚和谦卑却没有让眼前这刺客有分毫动容,她看向黑骑士们的眼光和看着一颗石头,一团垃圾一样,没有任何感情。
呃,别误会了。
这不是阿卡丽阁下高傲,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感情这种东西。
此处存在的只是名为阿卡丽的躯壳,在很久之前,她就为军团以及手中的邪恶武器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她是个没有感情的毁灭机器,只为了杀戮而生的暗影之刃,燃烧军团也有恶魔刺客,阿卡丽是其中毫无疑问的佼佼者。
军团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来腐化薄弱的意志和凡人的心灵,而阿卡丽就是军团成功的最后保障。
如果有人的力量或理智足以抵御邪能的诱惑,那么阿卡丽的双刃就会解决这些麻烦。
只有在面对最棘手的家伙时,军团高层才会派出她,而她至今保持的完美任务成功率也让她在恶魔的阵营中名声大噪。
“布莱克肖,在哪?”
阿卡丽用沙哑的毫无感情的恶魔语问了句。
埃瑞丁撇了撒嘴,做了个“跟我来”的姿势,他们换成小船,在行驶了几分钟之后,黑骑士指着前方邪能海洋上若隐若现的岛礁,低声说:
“我们在那里埋了宝藏,布莱克那个贪梦的混蛋不出所料的上钩,他正在那里享受着劫掠的乐趣。
强大的女士,请你去呃?”
黑骑士的话没说完,他身后已经没有了恶魔刺客的存在。
这些神出鬼没的家伙真的是太讨厌了!
带着这种想法,埃瑞丁愉悦的坐在船头,甚至破天荒的开了一瓶酒。
他已经无法享受美酒的醇香,但这不妨碍他在这会大口痛饮。
这已和酒的味道无关,纯粹是享受愉悦的心情。
而在眼前的岛礁上,挥舞着铲子刚刚从沙丘中挖出一个大箱子的布莱克吹着口哨,搓着手,弯下腰正要把锁子打开,赢得自己的宝藏。
但下一瞬,他警惕的抬头看向身后,喊到:
“出来!我已经闻到了你身上的古怪味道你那两把匕首,是来自一头死去的恶犬,对吧?难怪有一股狗肉味。
喂,你们恶魔用修勾的牙做武器,是会被唾弃的呀。
如果仁德会在呃,不,全宇宙的爱狗人士都会遣责这种无耻的行为,并集资向我下悬赏来干掉你的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