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仇殺江湖討論-第十四章:謝飛之死(二)讀書

仇殺江湖
小說推薦仇殺江湖仇杀江湖
上回说到,谢飞大喜之日,竟是遭到不明身份之人的袭击。到底那人是谁?列位看官,您且下看。
“跟我计较,你也配?”那人的脸被几块破布挡住,声音也是那般的模糊不清。
谢飞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笑容也停在了脸上。
妻子的救赎
“哦?这位兄台,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谢飞看着面前的人,脸上带着一抹阴森的微笑。
而一旁的应鄢,则是一脸戏谑的看着那两个人,而徐一孚的脸色则是有些凝重。
“哈哈哈哈,这个人,真是有意思的很。”应鄢为自己倒了一杯酒,随后一副看戏的样子。但是一旁的徐一孚,却拦下了他的酒。
“此人不一般,文斌,不行。”徐一孚看着面前的人,冲他摇了摇头,应鄢当然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所以只是表面上幸灾乐祸,实际身上每一处都在绷着劲。
“知道啦,知道啦,此人修为恐怕不在你我之下,他一直走到门口运功破门的那一刻我才感应出来,真是怪哉,江湖之中,竟出了这样一个人。看此人,绝对不是丐帮弟子,且丐帮自其帮主失踪以后,早已沉寂,定然不会有资源培养这样一名天之骄子,就算他们有这样的资源,那这样出色的苗子,就这么放出来历练,也断无可能。”应鄢收起了自己嬉皮笑脸的伪装,神色透出一丝凝重。
“不错,天才未成长起来之前,只是相对强大的虫子,假若此人真是丐帮弟子,丐帮的人未免有些太过鲁莽了。”徐一孚点点头,说道。
“那此人是谁呢?”应鄢与徐一孚在此以后都陷入了沉默,不管此人是谁,若是他真的是来闹事的,一会定然免不了一场闹剧。
“算了,看情况吧,不管怎么说,谢飞这代表的是我们夺命堂,当初金刀门刚刚成立之时……”徐一孚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了什么。
“有没有可能,是官府的人?”应鄢看着徐一孚的表情忽阴忽暗,开口说道。
两人不愧是青梅竹马,断袖之交,竟有如此之默契。
“还有一种可能,是暗影门的人。但是暗影门的人随是江湖的邪教,却是不屑于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所以,不会是他,现在看来,这官府的可能性最大了。”徐一孚说罢,又摇了摇头。
“若是官府的人,可就太明显了些,朝廷那帮狗,断不会如此的傻,依我看,定是另有其人。我说的可还对吗?玉澄。”应鄢看着徐一孚,说道。
徐一孚那张黑着的脸很快就笑了出来,竟那般的美。
“当然对了。”随后,两人相视一笑,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看着这堂上的表演。
本草孤虚录
“小子,今天是金刀门门主谢大侠的大喜之日,你可知道?我看,你应该是哪个暗恋谢夫人的无知毛贼吧?我看你啊,毛都没长齐呢吧?还学别人抢婚??回家吃奶去吧。”一个富商看着面前的人,口中满是嘲讽之词。
“我看啊,是看话本看傻了吧?”
“速速离去,饶你不死。”
谢飞听着周围人对那乞丐的威胁,心下不免有些得意。
“诶,大家,何必如此呢??小兄弟,今天,是我谢某大喜的日子,我不想见血,你道个歉就好了,然后坐下来,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没人会追究你的。”谢飞仍然是带着笑说道。
“呵,不计较?敢坏我好事,等宴席结束了,老子让你痛不欲生。”谢飞脸上虽然笑着,但是心里却是已经想好了一百种折磨眼前这个人的方法。
“谢门主您太仁慈了,这种人,杀了喂狗就是,放了也是祸害。”
“喂狗?我看啊,他的肉,狗看了都摇头吧。”
“喂,小子,谢门主说话,你听见了吗?还不快跪下来认错。”
周围辱骂这个人的声音愈来愈重,而那乞丐,却是始终无动于衷。
“一群鼠目寸光之辈。”应鄢的嘴角挂起一丝冷笑,而一旁的徐一孚脸上也是挂着一层霜。
高人一等,是最愚蠢的,尤其是在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在座的这些人里,开口的,都是蠢货。
“聒噪。”那乞丐从嘴里吐出两个字,声音虽然不大,却让在场的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暮念夕 小说
“嗯?小子,你说什么?”周围的众人脸色立刻阴沉下来,他们觉得,这个乞丐是在打他们的脸。
“呵,一群垃圾,也配叫嚣?”乞丐说罢,金刀门中那富商的弟子,便冲了过来。
手中金刀卷起阵阵强风,脚下步伐也是步步生风。
“不愧是金刀门的弟子啊,果然是气势磅礴,那乞丐那般弱小,这一刀下去,唉。”
“呵,肤浅。”应鄢心里暗骂,徐一孚的目光则是集中在那乞丐的身上。
只见那乞丐只是轻轻一抓,那势大力沉的一刀就这样被化解了。
“力气不小,就是太钝。”乞丐摇了摇头,随后一掌就将那人击飞了出去。
“放肆!”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了过来,只见一个中年人正站在那被击飞之人的身后,来人正是金刀门的一名护法,云飞扬。
“这里是金刀门,不是你造次的地方!”云飞扬说罢,脚下一动,就要取其首级。
“云护法,”说时迟那时快,一个声音叫住了他,竟是那谢飞。
“你不是他的对手,下去吧。”谢飞说着,随后慢慢的走上前去。
“小兄弟有几分本事,不是怎么称呼?”谢飞看着面前这个人,突然升起惜才之心,
“不必多礼,在下叶晏,字日安。”那乞丐话音一落,周围的空气都凝滞了。
别人不知道,但是在座的这些人却是知道叶晏的名字,此人,正是多年之前,失踪的叶家大少爷,曾经那个传奇。
“叶晏,他怎么回来了??”
“叶晏的确有这个实力,说谢门主不配。”
“非也,此人消失这么久,实力很难保持曾经的巅峰。所以孰胜孰败,还不一定呢。”
叶晏的出现,让周围的气氛瞬间达到了高潮。
“原来是他,怪不得,我觉得气息如此熟悉。”徐一孚喃喃地说。
“哦?看起来,你还和他有一番故事喽?”应鄢酸酸的问到。
“你那脑袋里都是什么龌龊的东西。几年前,我刚刚在江湖中有了名气,曾经遇到过他一次。那次,他可是出足了风头。”徐一孚解释说,同时又敲了敲应鄢的头。
“下不为例。”徐一孚默默地说。
“知道了……”应鄢虽然被敲了一下,但是仍然是在笑。
“叶晏,竟然是你……”谢飞显然也听说过叶晏的大名,脸色变得有些凝重。
到底这二人孰强孰弱,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