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討論-50.全宇宙的愛狗人士對此表示強烈譴責熱推

艾澤拉斯陰影軌跡
小說推薦艾澤拉斯陰影軌跡艾泽拉斯阴影轨迹
埃瑞丁并没有在阿什兰岛待太久。
但这个屡战屡败的黑骑士首领这一次的表现让布莱克大加赞赏,大概是认清了恶魔们毫无廉耻的秉性让他对基尔加丹那个杂碎彻底失望,导致黑骑士们的“叛变”来的既果决又狠辣。
他把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都告诉给了布莱克,还提出了自己的计划。
那就是“里应外合”。
他负责把基尔加丹派来的刺客引入陷阱,接下来的事就交给臭海盗去做。
萨格拉斯的忠仆和燃烧军团的敌人联合在了一起,竭力要为不可一世的欺诈者送上一场铭记一生的耻辱失败。
计划很快敲定,埃瑞丁也匆忙离开。
目送着这个跳反的黑骑士离开房间,一直在旁观这一幕的玛维·影之歌女士发出了疑惑的鼻音,她看向布莱克,说:
“他憎恨基尔加丹我可以理解,毕竟以他的描述,欺诈者是强令他们执行一个必死的任务,在这样的压力与羞辱之下,他选择里通外敌是个疯狂却又无奈的选择。
但我好奇的是,他作为燃烧军团的成员,做下这样的事不就意味着他要彻底站在军团恶魔的对立面吗?
他该怎么逃出被恶魔追杀又必然凄惨的死亡呢?
这么疯狂的报复,仅仅是为了出一口气吗?”
“不,黑骑士们有这样做的底气。”
布莱克把玩着手中的烟斗,对玛维解释到:
“你们在看待军团的时候总会下意识的将黑暗泰坦和燃烧军团绑在一起,但这样的看法是非常错误的。
燃烧军团乃至群星中的所有恶魔,都只是萨格拉斯大人用来实现自己‘保卫’群星,根除腐蚀的手段。
它们固然残暴又充斥着毁灭决心,但它们只是一把很好用的剑。
黑暗泰坦看待恶魔其实和看待我们没什么区别。
如果我们能展现出比恶魔更强有力的决心,表现出比恶魔更可控又更强大的力量,再加上愿意向黑暗泰坦奉献忠诚,那么,萨格拉斯大人抛弃恶魔的时候不会犹豫哪怕一秒。
不必怀疑这个说法。
黑暗泰坦就这么冷酷无情的霸道男人。
其实恶魔们也很清楚,在它们完成了这场横扫群星的燃烧远征之后,它们也会被萨格拉斯大人亲手毁灭。
它们毁灭了无数个可能被虚空侵染的文明,而它们就是最后一个奔赴死亡的文明,这是它们的宿命。
黑骑士们对于这个道理看的非常清楚。
如埃瑞丁所说,他们效忠的乃是黑暗泰坦本人,而非燃烧军团。甚至理论上说,埃瑞丁和基尔加丹与阿克蒙德在萨格拉斯亲手建立的体系里是‘平级’的。
他对欺诈者的愤怒更多来自于基尔加丹对于这一点的否认。
欺诈者在否认黑骑士们存在的意义。
至于在埃瑞丁和我联手给欺诈者送上一场美妙的失败之后,黑骑士们该如何逃脱惩罚.根本不会有什么惩罚!
只要黑骑士能向萨格拉斯大人证明他们的存在价值,黑暗泰坦就不会允许有价值的东西毁于下属们无聊的争权夺势导致的窝里斗。”
说到这里,臭海盗冷笑了一声,说:
重生嫡女:指腹为婚 小说
“就如我刚才所言,在萨格拉斯大人眼中,欺诈者也好,污染者也好,黑骑士也好,都是袖实现伟大目标的棋子。
或者换个更通俗的说法。
它们都是黑暗泰坦的狗,在主人眼中,放出去咬人的狗固然重要,但一直给家里搜罗宝藏的狗难道就低人一等?
基尔加丹就是掌控军团时间太久,以至于它产生了‘燃烧军团属于它’的可悲幻象,
但只需要黑暗泰坦一个命令,现在忠诚于它的恶魔会在瞬间把它撕成碎片!
从这一点而言,埃瑞丁看的其实要比欺诈者清楚的多。
所以他才有恃无恐。
他要用这场残忍的背叛,来提醒’一下基尔加丹关于双方的地位问题。“
这个通俗的解释让玛维点了点头。
其实守望者们收集到的情报里也有很多细节证明军团内部存在着盘根错节的“山头势力”。
比如欺诈者与污染者两个派系长时间的明争暗斗,还有游离于两大恶魔首领之外,地位微妙的纳斯雷兹姆派系,以及两头下注,谁强帮谁的安尼赫兰深渊领主派系等等。
但她没有想到的是,军团内部产生这种分裂的原因不只是因为恶魔们天生的混乱,还有来自萨格拉斯的纵容…
呢,这么说也不太对。
像黑暗泰坦这种手持利剑,只想砍死所有敌人的人,是不会花时间去关注剑身上的花纹的,只要这把剑足够锋利就好了。
布莱克提供的新思路让玛维立刻进入了思索状态。
作为卡多雷的情报系统负责人,玛维很自然的在考虑这种恶魔之间的冲突,能不能被己方所利用?
然后,她就意识到了一个尴尬的问题。
作为给她讲述清楚这种“军团秘辛”的布莱克肖,肯定比她更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臭海盗或许早已着手在这方面发力了。
“当然,来自主人的公正’只是保证黑骑士在事后不会被基尔加丹明面上下狠手弄死,他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在玛维思索的时候,布莱克又说到:
“对于任何有智力的生命而言,惹上欺诈者都是很可怕的事,我想就算是不死的黑骑士们也肯定已经做好了双手准备。”
“是的。”
玛维点头分析说:
“这个狡猾的黑暗泰坦仆从从始至终都没有承诺过会帮助你对抗欺诈者派遣的杀手,他一直在强调只会将那个杀手引入你们约定好的地点。
看似在帮你。
但从反方面来想,这也意味着他会把你带入那个恶魔杀手眼前,给那家伙提供一个完成任务的绝妙场所。
这就代表着不管双方谁输谁赢,他们都不会被直接牵连到。
军团杀手的胜利会被他们分享,而如果基尔加丹的刺客失了手,那么失败全在欺诈者身上,他们毕竟完成了自己引蛇出洞的任务。
这些家伙不愧是黑暗泰坦的仆人,其邪恶智慧也不容小觑。“
“嗯,这也是让我感觉到欣慰的地方。”
布莱克咧嘴一笑,在吐出烟圈的烟雾升腾中,摩挲着下巴,带着欣赏的语气说:
“黑骑士们总算从以前的一根筋,进化到现在的两头堵了,看来他们确确实实在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中积累到了不得了的生存智慧。
尽管在我看来他们的成长太慢,而且充满了各处被欺负的‘悲情色彩’,但现在的他们已经有了艾泽拉斯海盗们应有的狡诈和邪恶。
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有了很灵活的底线.
我不必在为他们返回艾泽拉斯后会被各路同行吊锤的可悲下场而担忧了。
以他们现在表现出的狡猾和狠辣,他们必然会在无尽之海上闯出一番自己的事业。
这就意味着被我一手推至繁荣的‘大劫时代又将迎来一抹新的色彩,龙争虎斗的艾泽拉斯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说到这里,臭海盗扭头看向玛维,伸着懒腰说:
“算起来,我来德拉诺要做的事已经做的差不多了,只要等待最后一件事完成,就可以心满意足的带着自己的战利品返回故乡。
你要吃了我吗、可是我并不美味
你要和我一起回去吗?我的囚犯小姐。”
玛维瞬间板起脸,她又抬起手,出示了一下自己手腕上的手铐,说:
“要去什么地方,又不是我一个失去人身自由的囚犯能决定的事。”
“那我就当你同意了。“
海盗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手腕,说:
“在干掉欺诈者派来的可怕杀手后回来的路上,我会顺路帮你买一张回乡的‘船票’,记得付钱哦。”
布莱克将自己的黑色猫头鹰战盔扣在头上,他对玛维瓮声瓮气的说:
“阿什兰岛的风景不错,这里又是我的地盘,你可以在这里自由活动,就当是给自己放个假吧。但如果我回来之后听说了你逃跑的消息,那我会很生气也很失望。”
他抬起手,在玛维的脸颊上摸了摸。
他低声说:
“等身为典狱官的我再抓你这个不乖的囚犯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给你带上一条真正的狗链,我说真的。
所以,帮我们两一个忙吧。
在我们之间的问题解决之前,不要任性的把事情弄到那么尴尬的地步,好吗?毕竟,像你这样的精灵带着狗链招摇过市,也不太好吧?”
“哼。”
玛维冷笑了一声,拨开了布莱克的手。
海盗也不在意,他嗖的一声消失在房屋中,等到玛维从椅子上起身的时候,布莱克又突然出现在她身后,对她轻声说:
“唔,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在你于德拉诺探险的时候,我动用了一点手段,把你隐居近万年的弟弟请出了山。
现在他已经在接触卡多雷高层,准备重建抗魔联军。
你猜,我在他身边有没有安插我的人呢?“
玛维听到这话,瞬间握紧了拳头。
这该死的家伙,他在威胁自己!
“加洛德影之歌有天才的指挥和统帅力,但他并不是一个实力强大的战士,要伤害他的难度不比切碎苹果难多少。“
布莱克从果盘里拿起一颗青苹果塞进玛维手里,在他放开手时候,圆润苹果瞬间裂成好几块。
少年衡道众
他拍拍玛维的臀部,带着怪异的笑声说:
“你也不想你唯一的弟弟因为这种事受到伤害吧,女士?所以,该怎么做你明白了吗?乖一点,听话一点。
这对你我都好。”
时间飞逝,一转眼就是三天之后的清晨。
在游式于地狱火半岛海岸线之外的黑骑士的船只上,一扇墨绿色的邪能传送门在几名鸦人术士的维持下艰难开启。
这个传送门通往一个遥远的群星世界,要维持它的难度很高,幸好黑灵海盗团的旗舰本就由一台很黑科技的邪能引擎驱动,让这艘船相当于一个移动的邪能圣地。
黑骑士首领和他的几名兄弟又换回了狰狞盔甲,埃瑞丁本人更是重新佩戴上欺诈者赐予的魔刃。
他们带着一种谦卑和恭敬的姿态,等候在传送门前。
在几分钟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传送门里大步走出。
这是个艾瑞达女性。
拥有和德莱尼蹄妹一样的身形,不过因为邪能灌注所以更狰狞一些。
额头长了真正的恶魔角,皮肤上也充满了粗糙的骨刺和邪能疱疹,一身血红色的皮肤让她看起来分外狰狞。
不过娜摇晃的小尾巴又给她带来了一丝妩媚。
被兽人男友所爱选集
她披着带有军团符文的兜帽,几乎将身体完全遮掩,在兜帽之下是一套充盈阴影的皮甲战衣,在脸上还带着钢铁制作的刺客面罩,只露出一双幽绿色的眼睛。
值得一提的是,这位女性艾瑞达刺客腰间悬挂着两把很特殊的北首,像是某种野兽的兽牙制作,随着她行走间,那怪异形状的匕首锋刃还在滴落鲜血一般的液体。
“恭迎您的到来,军团之锋、黑暗之手、猎惧者、颠覆者、艾瑞达的刺客大师阿卡丽女士。“
埃瑞丁高声喊出眼前这位刺客的名号。
但他的谄媚和谦卑却没有让眼前这刺客有分毫动容,她看向黑骑士们的眼光和看着一颗石头,一团垃圾一样,没有任何感情。
呃,别误会了。
这不是阿卡丽阁下高傲,而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感情这种东西。
此处存在的只是名为阿卡丽的躯壳,在很久之前,她就为军团以及手中的邪恶武器奉献了自己的一切她是个没有感情的毁灭机器,只为了杀戮而生的暗影之刃,燃烧军团也有恶魔刺客,阿卡丽是其中毫无疑问的佼佼者。
军团已经有丰富的经验来腐化薄弱的意志和凡人的心灵,而阿卡丽就是军团成功的最后保障。
如果有人的力量或理智足以抵御邪能的诱惑,那么阿卡丽的双刃就会解决这些麻烦。
只有在面对最棘手的家伙时,军团高层才会派出她,而她至今保持的完美任务成功率也让她在恶魔的阵营中名声大噪。
“布莱克肖,在哪?”
阿卡丽用沙哑的毫无感情的恶魔语问了句。
埃瑞丁撇了撒嘴,做了个“跟我来”的姿势,他们换成小船,在行驶了几分钟之后,黑骑士指着前方邪能海洋上若隐若现的岛礁,低声说:
“我们在那里埋了宝藏,布莱克那个贪梦的混蛋不出所料的上钩,他正在那里享受着劫掠的乐趣。
强大的女士,请你去呃?”
黑骑士的话没说完,他身后已经没有了恶魔刺客的存在。
这些神出鬼没的家伙真的是太讨厌了!
带着这种想法,埃瑞丁愉悦的坐在船头,甚至破天荒的开了一瓶酒。
他已经无法享受美酒的醇香,但这不妨碍他在这会大口痛饮。
这已和酒的味道无关,纯粹是享受愉悦的心情。
而在眼前的岛礁上,挥舞着铲子刚刚从沙丘中挖出一个大箱子的布莱克吹着口哨,搓着手,弯下腰正要把锁子打开,赢得自己的宝藏。
但下一瞬,他警惕的抬头看向身后,喊到:
“出来!我已经闻到了你身上的古怪味道你那两把匕首,是来自一头死去的恶犬,对吧?难怪有一股狗肉味。
喂,你们恶魔用修勾的牙做武器,是会被唾弃的呀。
如果仁德会在呃,不,全宇宙的爱狗人士都会遣责这种无耻的行为,并集资向我下悬赏来干掉你的啊喂!”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只有我能用召喚術 ptt-第五百八十一章、only you熱推

只有我能用召喚術
小說推薦只有我能用召喚術只有我能用召唤术
听到小丑的话,孙悟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起来,他大声咆哮道:“老子的名字当然是孙悟空!”
“真的吗?”小丑撇撇嘴,道:“撒谎不是好孩子哦,六耳猕猴同学。”
全场都惊呆了!
六耳猕猴?不是孙悟空?
众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孙悟空居然是个假的。
张泽来到小丑身边,瞥了一眼他手中的卡牌,上面写的四个字:“六耳猕猴。”
“看来我之前的感觉没有出错。”张泽看向孙悟空,心理暗道:“这家伙果然不是真正的孙悟空,而是那个假扮孙悟空的六耳猕猴。”
“六耳猕猴是什么?”暴躁的龙王奇怪的看向旁边的同伴。
天空的忧郁解释道:“是《西游记》里面,假扮成孙悟空去西天取经的一只妖猴。孙悟空找了很多人都无法揭穿他的真面目,无法分辨谁是真谁是假,最后闹到了如来佛祖那里才被识破。”
“原来是这样……”龙王挠了挠头,嘀咕道:“没文化连怪物都不认识,回去我得多读书了。”
其实不怪龙王不认识,而是这个世界因为魔窟怪物肆虐,人们都在为了挣扎求存,学校里传授的知识,也都是如何提升自身实力,成为魔域强者,很少有人会去阅读和研究古典名著,所以像龙王这样的普通人根本就没看过。
动刀不动情捏着下巴说道:“传说,六耳猕猴是天地间的四大混世魔猴之一,实力很强,按理来说没必要去假扮孙悟空。”
“于是就产生一种说法,说这六耳猕猴其实是孙悟空心中的邪念生成,所以孙悟空会的他都会,还拥有孙悟空的记忆。”
“这个说法真新奇,我是头一次听到。”天空的忧郁眨了眨眼睛,她从小就喜欢读书,所以听到这个言论之后,顿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小鸟依人在旁边插嘴道:“现在可不是讨论《西游记》的时候,你们快看,小丑马上就要施展必杀技了!”
大厅中央,小丑嘿嘿一笑,说道:“你隐瞒身份也没有用,我的卡牌可以揭穿一切假象,承认吧,你根本不是孙悟空,而是六耳猕猴!”
“闭嘴!”
“孙悟空”突然间大吼一声,一道道黑色的邪气围着他疯狂旋转。
“孙行者、齐天大圣、美猴王、斗战胜佛统统都是我,我就是孙悟空!”
可是,众人都清楚,他喊的声音越大,越歇斯底里,越证明他在心虚,越证明他不是真正的孙悟空。
张泽冷冷说道:“真的假不了,假的也成不了真!不要再伪装了,看看你的名字吧,已经变成六耳猕猴。”
众人一看,果然,这妖猴的名字从孙悟空变成了六耳猕猴。
不仅如此,逍遥剑仙还发现,六耳猕猴还多了一个状态:【身份暴露】。
【身份暴露】
等级:1
效果:全属性降低200%,失去猴子兵控制权。
……
“我知道了!”逍遥剑仙心头大喜,他对清风醉和狂徒说道:“这一层BOSS的弱点就是他的名字!”
狂徒一脸懵逼,清风醉已经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喜色,道:“你的意思是,只要我们当面揭穿六耳猕猴的真身,他就会变弱?”
“没错!”逍遥剑仙挥了挥拳头,笑道:“呵呵,罗刹兄弟帮了我们大忙,要不然,就算他打败了这层的BOSS,我们以后还是无能为力。”
“现在,他给我们指出了一条明路,我们下次只要照着做就行了。”
另一边,张泽转过头对小丑说道:“不必继续废话,直接灭了他!”
六耳猕猴并不是孙悟空,但是,他也是一名实力强大的BOSS。
张泽觉得,把他收服也是一个非常不错的选择。
“好的老板!去死吧,六耳猕猴!”
小丑话一说完,大厅上空便开始有黑色的烟雾汇聚。
六耳猕猴抬头看着头顶的黑色烟雾,突然嘿嘿笑了起来,说道:“即便我不是孙悟空,你们这些小伎俩也不是我的对手!”
说完,他顺手从自己的头上薅下来一小撮猴毛,放在嘴边轻轻一吹,猴毛飘散四方,瞬间化为了十五只六耳猕猴!
“糟糕!他能够分身!”
张泽心里顿时一沉,小丑的必杀技最怕的就是这种情况,因为它无法分辨哪个才是真哪个才是假。
果然,黑色烟雾停顿了一会,最终凝聚在其中一个假的六耳猕猴头顶,然后一只毛茸茸的巨大手爪缓缓从里面探了出来。
轰!
巨爪落下,那只六耳猕猴分身直接被拍成了齑粉。
“哈哈!你打死的是分身!”
剩下的十五只六耳猕猴齐齐放声狂笑,异口同声道:“这世间,只有如来和无天才能打败我!”
话音一落,他们各持铁棒杀向小丑和张泽!
巨神和柳月影等人顿时一惊,立即冲下来帮忙。
张泽面色从容,道:“别急,小丑还有个技能没用呢。”
小丑也点头:“老板说的没错,接下来便是大家最期待的环节,死亡问答!猴子们,做好准备,问题来了!”
嗡!
六耳猕猴全部定在原地,他们保持着各种各样的姿势,脸上的表情更是惊骇莫名。
“怎么回事?身体竟然动不了了!”
“能控制我的身体,难道他和如来和无天一样厉害?”
就在六耳猕猴惊疑不定的时候,突然发现周围的光线暗了下来,只有一道光束从洞顶照下,将小丑笼罩在里面。
全场的目光都集中的小丑的身上,大家发现,这活宝的样子竟然变了。
绿头发、红鼻头、紫西装统统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五佛冠、大白脸和红色袈裟。
“这造型……莫非是唐长老?”
张泽也呆住了,但令他更加意外的还在后面。
小丑凭空抓来一支麦克风,四十五度角望天,眼里饱含沧桑,随着音乐响起,他深情的唱道:
“onlyyou能伴我取西经。”
“onlyyou能杀妖和除魔。”
“onlyyou能保护我,叫螃蟹和蚌精无法吃我。”
……
那蹩脚的歌词,严重跑调的声音,还有夸张无比的动作,让所有人都看傻了。
张泽扶额:“果然是那首神曲!”
四天王中最弱的我转生后想过平静生活
金钱小公主捂着耳朵,无比痛苦的嚷着:“这是什么可怕的歌声啊!难听死了!”
“听了这首曲子,我感觉自己少活十年!”一夜知秋也一脸难受。
张泽看着他们,无奈苦笑:“这曲子的原唱者,差点把孙悟空唱疯,威力自然非同小可。”
只有动刀不动情露出一副欣赏的表情:“如果除去小丑那跑调的歌声,这首曲子的旋律还是挺不错的。”
神秘夜妻:总裁有点坏 小说
暴躁的龙王用看非人类的眼神看着他,由衷道:“我是真服了你了,这你都能听得下去?还感觉不错?!”
对面,六耳猕猴因为无法动弹,只能咬牙听着小丑唱歌。
因为他分出十四个分身,每个分身都会把感受传递回本体,这就相当于他同时听了十几遍!
“要,要死了!”
六耳猕猴被神曲恶心得直翻白眼,恨不得咬舌自尽。
“戴上金箍儿。”
“别怕死别颤抖。”
“背黑锅我来送死你去。”
……
终于,痛苦的歌曲结束了,全场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
小丑将麦克风一丢,打了个响指,大厅里光线恢复正常,他也从“唐长老”变了回来。
“歌曲结束,下面,请听题!”
六耳猕猴晕晕乎乎的看见自己的视野内出现了一道问答题。
【问题】:刚才那首曲子是唐僧唱给谁的?
【A】:孙悟空
【B】:至尊宝
【请在规定时间内作答,选择正确活下去,选择错误死掉!不选择,按弃权处理!】
【本节目最终解释权,归小丑先生所有。】
【10……9……8……】
“唱给谁的?”
六耳猕猴愣了一下,眼睛转了转,嘿嘿一笑,道:“这难不倒我!”
“歌词分明唱到了伴我取西经,又唱到了金箍儿,分明就是孙悟空!”
“我选孙悟空!”
六耳猕猴毫不犹豫的做出了选择,他的十四个分身也做出同样的选择,都选了A。
众人纷纷皱起眉头,他们觉得六耳猕猴选择的答案是正确的。
“小丑这次怎么回事?这道题太简单了吧?”月光小兔有些不满的撅起小嘴。
“是啊!简直就是送分题!”张枫也摇头:“连我都能猜到正确答案。”
“那个,至尊宝是谁啊?”天空的忧郁低声询问,她不记得《西游记》里有这个人物。
张泽无语摇头,他没办法解释,至尊宝其实是他那个世界中,某部无厘头西游电影里的人物,是孙悟空的转世。
小丑的这道题,除了张泽之外,这个世界恐怕无人能答对。
张泽看着六耳猕猴心里哼笑道:“六耳,你答错了。唐僧唱这首歌的时候,至尊宝还不是孙悟空。”
【1……0,时间到!】
【现在公布正确答案!】
小丑清清了嗓子,皮笑肉不笑的对六耳猕猴说道:“你的选择是错的!正确答案是B,至尊宝!”
“什么?!”
六耳猕猴瞪大一双眼睛,难以置信道:“怎么可能?这歌里唱的分明就是孙悟空!你在骗我!”
小丑懒得和他废话,一抖手,一张《大话西游》DVD光盘落到六耳猕猴的手里。
“下地狱自己慢慢看吧,很搞笑的哦!”
咔咔咔!
六耳猕猴感觉脚下的地面在震动,他低头看去,惊愕的发现,地面开始塌陷,一个无底深渊出现在下方。
滚滚岩浆升起的热浪吹得他须发微卷,一声声恐怖凄厉的惨叫传入他的耳中。
“这是何地?莫非是阴曹地府?”他摇头:“不对,阴曹地府怎么会有岩浆?”
还不等六耳猕猴搞明白,脚下土地碎裂,他和十四个分身齐齐掉落下去。
片刻后,地面恢复正常,众人眼前再无六耳猕猴的身影。
“罗刹兄弟,祝贺你杀了BOSS,完成第三十九层魔域首通!”
逍遥剑仙走过来,笑着对张泽说道。
但张泽的表情却依然凝重,他摇头道:“不对劲,六耳猕猴好像没有死!”
六耳猕猴掉入地狱深渊后,张泽第一时间查看召唤空间,结果里面根本没有六耳猕猴。
“什么?”
逍遥剑仙大吃一惊,他环顾四周,疑惑问道:“可是,如果六耳猕猴没死,他在哪里?”
张泽眼睛微微眯起,他注意到,地面缓缓升起一股股黑气,那黑气渐渐凝聚成人形。
是六耳猕猴!
“这家伙果然没死!”张泽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会死而复生,但一场苦战怕是免不了。”
此刻,六耳猕猴缓缓睁开眼睛,他眼中闪过浓浓的杀意。
“多亏了无天送我一根救命毫毛,我才起死回生!”他恶狠狠的瞪着张泽和小丑,道:“现在我回来找你们算账了!拿命来!”
六耳猕猴猛然一拍手掌,一道无形的能量波纹从中间闪开,震得众人齐齐后退一步。
嗡!
六耳猕猴缓缓分开双掌,一根黑色铁棍从他的双掌心里冒出。
“这是如意金箍棒?”摇头表情诧异,她问道:“不是应该藏在耳朵里吗?”
动刀不动情摇头道:“不对,他既然是六耳猕猴,那他使用的便不是如意金箍棒,而是随心铁杆兵。”
暴躁的龙王面露失望之色:“原来不是金箍棒啊?”
“其实,随心铁杆兵和如意金箍棒都是神兵,威力不相上下。”动刀不动情解释道:“如果你能拿到手也是很不错的。”
巨神沉声道:“大家先别聊了,准备出手帮助罗刹兄弟。”
众人纷纷点头,小丑的必杀技已经用光,接下来只能和六耳猕猴硬抗了。
柳月影抽出刀剑,瑶光的法杖上开始汇聚火焰,月光小兔也举起了手里的狙击\枪。
他们和张泽是亲密的战友,绝对不会让张泽孤军奋战。
张泽也召唤了大批随从出来,准备和六耳猕猴决一死战。
六耳猕猴冷哼一声,道:“我也有帮手!”
说罢,他抓了一把猴毛一吹,又是十五个分身!
第三只眼
“杀光他们!”六耳猕猴铁棒一指,暴虐无比的吼道:“一个不留!”

精彩都市言情 網遊:一把鋤頭行天下-第58章我現在就想去打鐵熱推

網遊:一把鋤頭行天下
小說推薦網遊:一把鋤頭行天下网游:一把锄头行天下
Clarice小姐展示的作品“引起感觉轻微变化的钻石项链”以453金的价格被购买。Grees先生赠送的作品《Cold Protection Inner Armor》以189金币买下。小猪先生展示的作品“苦涩但超强的力量药水”已以15金币的价格购买。斯腾先生赠送的作品《易与魔法相融的长剑》以1900金的价格买下。”
中奖的人欢呼起来。
斯腾也欣喜若狂。
“我老师的作品被卖了!老师会很高兴的!”
斯坦因将获得此任务明确奖励的新生产方法,他接近杨过的目的是接受祝贺,但杨过的胃很痛,而且杨过的嘴没有张开。
‘该死的,我的东西竟然没有被买……妈的,我应该把价格降下来的。
当杨过因愤怒和遗憾而颤抖时……
“杨过先生展示的作品“非常精致的板甲”以3,500金币的价格购买,杨过先生展出的另一件作品《看似朴素的护手》以2,000金币的价格买下。”
“ ……诶?”
杨过怀疑自己的耳朵,他刚才说的是三千五百金吗?不是两千金币吗?
其他人都吓坏了。
“不可能……一件东西怎么能卖到这么贵的价格?”
“不愧是史诗级物品!等级限制也超过100……”
斯腾给我一个羡慕的眼神。“惊人的!你的老师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铁匠!他是拥有高级铁匠工艺技能的铁匠吗? 嗯?”
“……”
杨过什么也听不见。“我赚了钱”和“头奖”这两个词在他的脑海里回荡。5500金现金是…
“55000元……”
仅仅一周就赚了一大笔,需要73天的劳动,它也是来自两个史诗物品!
“阿布……阿布…… ”
杨过想欢呼,但他的嘴巴不太好,拍卖师在杨过完全困惑的情况下说话,“杨过先生,管理员要见你。跟我来。”
斯腾向杨过表示祝贺,“哇! 现在您将有权将货物运送到城堡,铁匠铺将变得非常忙碌,您将从您的主人那里收到的任务将是巨大的!恭喜!”
与杨过看到斯腾表现出色时感到痛苦的杨过不同,斯腾由衷地感到高兴。
他才十几岁,但他非常友好,杨过喜欢它,一旦成为铁匠铺的老板,他肯定会招来斯腾,他似乎是那种不会抱怨一些不合理的劳动的人。
“谢谢你祝贺我,那我下次见。”
杨过给了斯腾最亲切的微笑,因为他期待着有一天他们的重聚,斯腾脸色发青,往后退了几步,回道:“啊,再见。”
杨过与斯腾道别,前往管理员办公室,管理员是个中年男子,他留着令人印象深刻的小胡子,热情地欢迎杨过。
“哦,你是杨过!看了你的作品后,很感动,我还纳闷你怎么这么年轻就成为了铁匠铺的接班人,但看到你的身手,我完全信服了!来,坐下。”
管理员和杨过面对面坐着,一个侍女端着茶走了出来。
‘哇…… 这种Elpa茶的香味不同了。
可汗为杨过制作的Elpa茶的香味很淡。杨过不得不将鼻子贴在杯子上才能几乎闻到一些东西,但这里的Elpa茶非常香。不用把我的茶杯放在鼻子上,他就可以享受这种香味。
“昂贵的茶叶。”
杨过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免费喝这么贵的茶呢?他喝光了热茶,将空杯子递给侍女。
“请再来一杯。”
“是的。”
吞咽。
“再来一杯。”
“是的。”
“呀~~! 再来一杯!”
“…是的。” 喝完第四杯茶,管理员爽朗地笑了。“在居民看来,你是一个英姿飒爽的人……但在地位高的人面前,你却一点都不紧张。”
杨过犯错了吗?但管理员摇了摇头。
“随心所欲地舒适,没关系。”
“ ……啊,是的。”
管理员似乎是一个不喜欢形式的人,他切入正题。“我想把你的装备分发给女士的骑士和士兵,你觉得呢?你愿意和我们做生意吗?”
好吧,终于来了,杨过想立即接受这笔交易,但有几点需要牢记。
“我不知道你是否知道,但我们的铁匠铺现在做得非常好。我会很忙,所以我不确定我是否有足够的时间为骑士和士兵制作装备。”
杨过不想为士兵制造装备,考虑到士兵的平均水平,他需要制作50级的物品,这不会让他赚很多钱。
“在这次拍卖之后,我肯定知道,物品限制等级越高,收益越大。制作一件120级物品比制作一打50级物品要好得多。
管理员点了点头。
“我懂了。想一想,你的工作有巨大的工艺。每次制作一件物品时,您可能都会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我愚蠢地要求你为士兵制造成百上千的补给品。如果是这样,我将更改标准,请为骑士制造装备。”
“是的我明白。”
很好,故事进展顺利。然后管理员用他接下来的话让杨过感到惊讶。
“但我有一个条件,分配给骑士的装备,至少应该和今天提交拍卖的作品相当。”
前任的陷阱 / 偶遇陷阱
“嗯?”
今天提交的两个项目有一个史诗级的评级,换句话说,管理员告诉我要交付史诗等级或以上的物品。
‘这个疯子,如果我每次制作一件商品时投入超过20小时,则无法保证我不会获得正常评级。
管理员在杨过困惑的时候开口说道:“当然,我知道制作这么好的作品很困难,所以我保证我会以更高的价格购买它。”
“更高的价格……?”
“这将比今天拍卖的中标价高出10%。当然,如果你的作品比今天提交的作品好很多,我愿意付出更高的代价。”
没有必要再听了,杨过站起来喊道:“好吧!我现在就回铁匠铺,那我去!”
当我有动力快速制作物品时,管理员给我回了电话。
“首先,请给我制作三把剑,由于不久前的一次事件,一些骑士的武器被破坏了。”
然后任务信息就上来了。
[与管理员的业务(1)]
[难度:A
温斯顿的管理员弗拉迪要求你为骑士制作装备。
考虑到你的高超技能,他给了你很多,如果你让他失望,这笔交易将立即被破坏。
魂之除妖师
任务通关条件:制作至少三把等级限制在120~180之间的史诗级剑,并在一周内交付。
破邪
奖励级别:取决于交付的物品的级别。
任务失败:与管理员的交易被取消,任务将被销毁。]
“这不是很好吗……?”
在过去的几天里,杨过为每个物品投入了20个小时,并制作了三个物品。其中两个具有史诗级评级,一个具有正常评级。这意味着他有三分之二的机会创造出一件史诗级物品。在一周内创造三件史诗物品似乎是可能的。
“除非我的运气突然消失,没有拿到史诗级物品,否则这是绝对可以通关的任务!”
当他离开城堡时,杨过充满了强烈的信心,当他沿着通往铁匠铺的路上走时,居民们走近他并窃窃私语。
“杨过先生,有些人在跟踪你。”
“你应该小心,因为他们可能是坏人。”
杨过与居民的亲和力最高,因此他们对他表示了极大的青睐,如果危险临近,他们会通知他。
“跟着我?”
他是谁?杨过注视着居民指示的方向,胡同的入口,树荫下,摆地摊的后面等等,可疑的人都在尽可能地隐藏自己的尸体。
“哇……跟踪我的人这么多吗?”
杨过起了鸡皮疙瘩,难道他是电影主角一样的神秘暗杀组织的目标?
……不,仔细一看,好像不是这样。当杨过仔细观察跟随他的人的脸时,他看到他们是参加拍卖的人。
他们跟着他,想知道他的铁匠是谁。
杨过问居民,“让他们不要跟着我,不用担心,因为它们并不危险。”
居民们用坚定的眼神大力回答。
“好,我尽力帮你!”
“就交给我吧!”
居民们卷起袖子,几十人同时喊道,然后他们跑向那些跟随杨过的人。
“什、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们?”
“嗨! 这些NPC是怎么回事?”
“松手!”
爛柯棋緣
于是,事情很快就解决了,杨过简短地感谢了居民,然后回到了铁匠铺,在向汗描述了情况后,他退出了游戏。
“呼……呼呼呼!”
在游戏舱房…
从太空舱出来后,杨天龙忍不住笑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 我现在有钱了!”
他一喊,一切都像是现实,而不是梦境,仅仅一周就赚了4万块钱!他还有权将物品运送到城堡,他的债务很快就会还清,他可以摆脱债务缠身的状态。
有朝一日,他就能开豪车车了!
“阿英将坐在副驾驶座上!”
呼呼呼,杨天龙高兴得笑得停不下来。他高兴得连眼泪都流出来了,然后一名员工向他走来。
“对不起,打扰了其他顾客,请保持安静。”
“对不起。”
杨天龙付了房费就回家了。
***
杨天龙离开游戏舱间后,店员咂舌。
“这样的人说有钱……他笑着说他有钱,毫无疑问,他疯了。”
“他看起来不是失业无家可归吗?他不是每天都穿着一样的工作服吗?对?”
“我也这么认为……他经常使用游戏舱。”
学生员工们都在谈论杨天龙,每天一大早杨天龙就来到游戏舱房,穿着一模一样的衣服,显得可怜兮兮的。
“我看了他的会员信息,他现在26岁,啧啧,人生何其悲惨?大学毕业后我不应该这样生活。”
“停止谈论那个人,让我们谈谈满意,你知道我昨天升到四十级了吗?”
“哇,真的吗?惊人的!我还是39级,喂,你哪来的这么快升级啊?”
“我在打猎,幸好我得到了一件稀有物品,所以打猎变得更容易了。由于物品的力量,我的速度更快。”
“魔法师的道具在哪里? 啊~~ 我想要一件稀有的物品。喂,你觉得那个无家可归的人是什么水平?”
“噗,看着他。他看起来可以很好地玩游戏吗?满足是一个比现实更残酷的世界。现实中的失败者必须是满足中的失败者。没有必要担心,他不是高级用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