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酋長饒命-第四十五章:我看你小子不錯分享

酋長饒命
小說推薦酋長饒命酋长饶命
山英一撩头发,呼了口气,强以镇定自己。
周全没想到山英的反应这么大,估计确实自己成长的太快了的缘故,能把美女吓成这样,也着实不简单,于是说道:“我也没料到这萌芽期来的这么快,也没想到就因为护着你一下,反而把试炼给过了,这真是挺狗血的…”
然则山英却只是简单撇嘴笑了笑,继而附和说道:“确实挺厉害,才第一次狩猎,就成长了,说实在确实有几分天赋异禀,不过这只是开始,可不要因此骄傲,是因为足够的底子又遇上恰好的试炼机会,才有此机缘,算是一种幸运吧。接下来要更努力的要求自己,争取早一点的让另一个圣种也进入萌芽期,如此才好。”
她确实挺惊叹于周全的成长速度,说起来部落里以此成长本身的,没有几个能成长这么迅速的,起码周全现在甩了同一批的,不知多少跨度。
不过,相对于他体内一个圣种进入「萌芽期」的事儿,她更惊叹的是周全识海中的怪象,「暴食」已死,她亲眼所见,可就在刚才进入周全识海内时,却忽而被那股「暴食」同款的骇然灵气压迫力,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才是离谱的那个!
而且除了「暴食」的灵气压迫力,在周全的识海中,她还惊人的感觉到,那来自于同款螯羊头子的暴怒,那种极致的狂怒气息,隔着屏幕都能倒吸一口凉气…
由此她这般十年老司机,不对,是老猎手,故而才会觉着那般突兀和惊吓!
毕竟常年在外出猎,突然感觉到两种巨兽的灵气特性,能不吓一跳吗?同时相较于这个事儿,周全那个成长萌芽期的事儿,自是显得小家子气了。
周全本有点显摆的意思,但山英的反应说起来,确实不太符合周全所设想,故而不免有几分心理上落差,还以为能装个杯,不承想装不成了,故而只能说道:“对对对,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会听山英姐的话,好好努力的。”
山英噗嗤一声笑了,这傻小子还挺有文采,唠起嗑来一套一套的,她虽是武人,可毕竟也是部落里比较有地位的上层地位者,虽不至于会诗词歌赋,但能体会周全这字句的精练,和独特的文字涵养。
于是说道:“你这都跟哪学的,言简意赅,道理深远,看来弟弟你在语言文字上也有造化,是个全材啊!”
“不敢不敢,那配得上这么说呀,不过如果山英姐还想听,我可以再给你扯巴几句出来,比这深远的,我脑子多的是呢。”周全嘿嘿笑道,开玩笑,九年义务教育白上的?
“哈哈,不必,我是个粗人,不懂得这些,你可以找找部落里伶人讨论这些,他们更懂。对了,我还有个问题想问你,你平日进入自己的识海吗?”山英问道。
“嗯,进啊,巫不是说了嘛,多与体内「契约心」沟通会促进成长,我这么精进的人,能不经常进入识海吗?”周全恬不知耻的说道,他也就最近才就进入识海两次。
然则山英听着,却一时间笑颜尽失,转而是瞪大了铜铃!
毕竟她的解读是,那周全识海里隐秘着两只巨兽的可怖灵气特质,就像识海境界的两只巨型看门狗一样杵着,他竟然能经常神游出入识海之间,而只觉平常?她不能理解,毕竟她刚才只是一次的简略探索,就已经吓坏了…
正就在这么细思极恐之间,山老进石搭屋了,他进屋时看两人的表情就分明不咋对,特别是看着自己女儿那样对周全敬畏的表情,不免心里一揪,毕竟那表情像极了他的老婆在世时,对他的样子…
“山英啊,外头有人找你,出去应付一下,快去。”山老不客气的催促道。
“知道啦…只是父亲,你跟我说话能不能正常点,这有外人在呢…我又不是你的牲口奴隶,我是你女儿啊。”山英提醒到。
山老更觉不妙,完了,果真两人有事,要不然干嘛那么在乎他?
“什么外人内人的,这人我比你熟,屁话那么多,快点去!”山老继续催促到。
骗亲小娇妻
山英叹了口气,不过也不是第一天认识她父亲了,心里几分无奈,只能跟周全示意了几句后,往屋外简陋小院去了。
而山英走后,山老则直勾勾盯着周全,是那种让人发毛的盯法,来自于老父亲的深沉…
“山老?药我没喝啊,是你女儿煮的,跟我关系不大…”周全难得怂了。
山老凑近些许,上下打量着周全,但那锋芒不见得能藏住,到让周全不住的吞口水起来,同时心中暗呼:平日里看不出来,这老头气场这么强大呀?
“我女儿还是清白之躯,多的是长老之子、贵族阶层的儿子觊觎我女儿,甚至一度听闻石甲那小子也对我女儿抱有想法…”山老使用完他的可怕“死亡凝视”后,忽而说道。
周全有点摸不着头,但大概理解意思,于是说道:“放心,我跟你女儿是清…”
还没等说完,山老直接来了一句:“所以,你要格外珍惜我这女儿,知道吗?即便她稍长与你,也不可嫌弃,更不可欺负与她,否则,我将用你之骨,挫碎成粉,用以泡汤!老夫说到做到,听懂了吗?”
周全嘶了一声,这都哪跟哪?
话说这老头炖药那么慢,给女儿找夫婿却这么着急?这是明摆着愁嫁女儿好吧…
不过听说部落里的女人,二八年纪就得考虑嫁人了,可听说山英姐其一不想为了婚姻影响自己能力的提升,因为一旦部落女人进入孕期,就得分散能量营养到孩子身上,体内圣种有可能因此枯萎,甚至陨灭,故而女猎手占据队伍比例很小,便是此理,其二者她要求很高,基本没几个男人能看上眼,故而现在已然二十六岁芳龄,整整比普通女性晚了十年,还未婚未育,在部落里着实算晚了。
这估计也正就是山老对女儿态度苛刻的主要原因吧,看来不管那个时代,哪怕是原始部落时期的父母,都有对孩子催婚,催孩子的习俗…
正想跟山老解释一下他误会了之类,忽而拦栅木门咚的一下打开,山英又回来了,且神情有些匆匆。
“白舟,酋长差人来叫你去一趟「神木部屋」,应该听闻了你没死的消息,想见一见你,填补上他还没给你的赏赐。”山英进屋说道。
还没等山英说完,她身后出现了一个男人,虽说衣着已然华贵了不少,又是混上了一件长袍式的兽皮袍子,不是女人,却又脖子和手腕上都有不同程度的装饰品,脖子上是兽牙骨链、而手上则是离谱的玉石手链等等,但还是被周全一眼认出,这不正是许久不见的雪印嘛?
不是那个专门服侍酋长氏族,还自诩地位最高的奴隶嘛?
上一次见,还是在「沐恩日」呢,那时还有点男人气概,现在这模样着实有点妖里妖气的,感觉刚从暹罗国回来…
“白舟,咱们又见面了!还记得我吗?我是雪印,咱们曾经还在一个制器坊的部屋待过呢,没忘记吧?”雪印冲着周全说道,那语气谄媚的,李莲英都自愧不如。
“记…记得。”周全鸡皮疙瘩掉一地,咕咚一声口水说道。
“记得就好,嘿嘿,我还以为您成了猎人英雄,就会忘了我们这些卑贱的奴隶呢!来吧,车子就在门外候着,酋长大人已经备好上乘烤肉、草叶茶,已经等候您好久了…”雪印冲着周全张嘴笑着。
他这是都经历了什么?这怪腔怪调的,听着尤为难受…
另外…他没听错吧?这破地下洞穴里,狭窄逼仄都是上坡的,还有车?
看出周全疑惑,雪印又补充了一句:“此车可唯有部落大英雄才能坐乘,你该感到无上荣幸…”
周全不免转头看了一眼那父女俩,他二人都难免流露出羡慕之色,特别是山英,眼巴巴的,估计早就觊觎很久了,毕竟是无上荣耀!
那山老则也犯起咕哝,嘀咕着:“嗯,不愧是能有足够资格成为我女婿的人…我虽老,但这看人眼光没退步啊!哈哈…”